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血叶(9)

〈九〉


四季如春的瑞文戴尔,刚满十岁的少年*1 正盘着腿歪坐在一棵树上,大口啃着刚成熟不久的苹果。初春凉爽的风轻轻撩动繁茂的绿叶,从他卷曲的黑色短发间吹过。一双活泼明亮的灰色眸子远望着整个林谷,眼中闪烁着点点希冀——正如他的名字,埃斯特尔,Estel。


而不远处,侍女们正在焦急地呼唤着这个名字。宴会就要开始了,可他一点儿也不在乎,即使今天,是他的生日。


山谷尽头,似乎有马蹄声响起,由远及近,向这座隐匿在半山腰的仙境飞驰而来。他眼中一亮,兴奋地坐直了身子,朝不远处的大门眺望。


不多时,两个风一般的身影就骑着马儿冲进了庭院。黑发飘起,荡出一阵好不潇洒的风。


埃莱丹和埃洛赫这两个家伙,总是喜欢把马骑进院子里来。


“哈,埃斯特尔!”双胞胎中较大的那个抬起头来,冲着枝叶间的少年灿烂一笑。“大家都在找你呢,你怎么躲在这儿?”


少年刚想开口,却被另一个兄弟打断了:“肯定又是闯什么祸了吧,小鬼?”


黑发少年脸一黑,随手扔掉啃了一半的苹果,从树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埃洛赫身后的马鞍上,抬手就往他头上结结实实来了一巴掌。


“胡说!”少年气鼓鼓的脸有些发红。


埃尔隆德之子揉了揉被拍得生疼的后脑勺,龇牙咧嘴道:“好了好了,知道你是放心不下,专门来门口盼星星盼月亮,眼巴巴等两个大哥哥回家的,这还不行吗?”


于是他脑后又挨了一巴掌。


“别打他了,埃斯特尔。”埃莱丹笑道。“论心理年龄,他也比你大不了多少。”


“可是论生理年龄,我可是比他大了3000岁啊。”埃洛赫还是不知趣地跟了一句,然后敏捷地反手牢牢钳住了少年正要落下来的胳膊。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小埃斯特尔今年都10岁了,再过个几年,至少在相貌上就能赶上你了。”


埃洛赫突然回过头来,冲小了自己3000岁的弟弟狡黠地一笑。“说到这个……”


少年心里一紧,猛地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想要拽脱埃洛赫的手并死死捂上他的嘴。


“——我们的小寿星怎么不去赴宴哪?”


埃斯特尔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兄弟俩又要翻出他两岁时刚到瑞文戴尔的旧账,开始对小时候的他干下的种种糗事如数家珍。他还记得上次埃洛赫在好不容易来看他们一次的亚玟姐姐面前“说漏了嘴”,道出了他三岁时在爱隆领主书房门后撒尿的黑历史。还有那次他不想吃蔬菜,就被埃莱丹苦口婆心地用他五岁前一直偷偷把青菜藏在碗底下假装吃掉了的事例教导了半个月……*2


少年欣慰而又不屑一顾地哼了一声。“有什么好去的,年年不都是那个样子。养父大人啰哩啰嗦地唠叨个半个小时,大家都凑过来借道贺的机会捏我脸,然后母亲再哭得好像是我的忌辰一样。”


埃洛赫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


“埃斯特尔,”他重重一下拍在少年还不宽阔的肩上,一边忍着笑,一边对埃斯特尔竖起了大拇指,“这真是我3000年以来,听到过的对生日宴最形象、最贴切的描述!”


埃莱丹也忍不住笑了。“是的,我们以前也是这个样子。而且所有亲戚都会跑来祝贺——天哪,那简直是一场灾难。*3 不过埃洛赫很喜欢,因为每次他都可以冒充我,替我把我的那份礼物收了。


“不过,你去年不是还很开心的吗?今年怎么……”


埃斯特尔又哼了一声:“今年又没有亚玟姐姐……”


埃洛赫再次笑得停不下来,搂着年幼弟弟的肩对哥哥调侃道:“天哪,埃莱丹,万一哪天埃斯特尔和我们亲爱的妹妹结婚了,我们该怎么祝福他们呢?”


埃莱丹生气地瞪了胞弟一眼,但那眼神却像是在斥责他不该在小埃斯特尔心里埋下邪念的种子。被嘲弄的少年一张稚气未退的脸则涨得通红,一把甩开了埃洛赫的手,结结巴巴地辩驳:“才,才没有呢。我,我只是觉得亚玟姐姐送给我的宝石很漂亮……”


“那算什么,我们还有更好的礼物给埃斯特尔呢!”埃洛赫没心没肺地拍了拍少年,神秘地笑了笑。“走,我们去宴会去,说不定埃斯特尔有什么不喜欢的礼物,我还能再帮他收一收。”*4


***


“阿拉贡,阿拉贡!”


这声音听上去是如此耳熟,如此清澈,如此令人心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它的主人是谁。他皱紧了眉,在脑海里搜寻着那个一时遗忘在角落中的名字。


“阿拉贡,醒醒!阿拉贡。”


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身上,让他不乐意从那欢快而又甜蜜的场景中醒来。不,不,他不愿意相信这是一场梦——他还在瑞文戴尔呢,好好地在瑞文戴尔呢。不是什么伊希尔铎(Isildur)的第39代直系后裔,也没有什么该死的王位要他继承。他只是一个无忧无虑、无法无天的少年,可以同他那两个幽默洒脱的精灵哥哥玩遍中土的山山水水。


“阿拉贡!”


在那个声音的催促下,人皇不情愿地睁开了眼。


眼前并不是瑞文戴尔那干净整洁的床铺,和他的精灵养父严肃却又和蔼的面庞。他感到浑身都痛,特别是手臂,好像刚从黑魔王的老巢中死里逃生一般。无论那个刚刚喊醒他的人是谁,除非他本意就想害死他,医术肯定不怎么高明。


“抱歉,我尽力了,可是我的力量消耗也很大,恐怕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一双明亮清澈的蓝眼睛伴随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模糊的影子渐渐聚焦想成一副俊雅的脸庞。显然,这就是那个唤醒他的声音的主人——就如同那个嗓音一般,干净,优美。


他盯着面前的人愣了一会儿,那些黑暗而又近在咫尺的记忆渐渐浮出水面,混杂着犹疑不决的怀疑、压抑不住的恐惧,和最终那如释重负的一声“叫我阿拉贡”。


“莱,莱戈拉斯?”


“哦,太好了,我还以为我把你弄失忆了呢。”金发精灵好像总算松了一口气,“除了你的名字,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他冲着救命恩人微微一笑。他会知道的,他会知道的。或许有一天,他会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他挣扎着想坐起身,却没能成功。尽管先前的剧痛已经减轻了几分,他浑身上下都没了力气。莱戈拉斯立马小心翼翼地把他扶了起来,让他靠在身后早就备好的一团包袱上。


他这才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块绿茵地上,四周树木环绕,周围的草地上摆着不少各式各样的草药,有的甚至连他,都没在爱隆领主海纳百川的药库里见过。精灵还不知怎么搞来了几只木碗、一把汤勺和一口大锅,此刻正架在一旁咕嘟咕嘟地煮着什么气味辛辣的稠绿色液体。一块墨绿色的细腻布料垫在他身下,他一眼认出这就是精灵从不离身的斗篷。而精灵身上正穿着他那布满泥渍的灰斗篷,领口间还别着那枚碧绿的胸针,在肮脏布料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洁净。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呃,你刚才说你力量消耗得很大?”


他懂得医术,知道自己没怎么受外伤。而内伤光靠草药的效力是不够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精灵的力量医治。他还记得莱戈拉斯是怎么冒着被一同拖累至死的危险把他从泥潭里拽出来的。无论他为什么能控制藤蔓,那样的举动所消耗的气力,对他体能的损耗也一定是不容小觑的。


精灵的眼睛好像不敢看他。“没,没事的,我一会儿就能恢复了。”


“胡说。”阿拉贡一把掰过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就像曾几何时精灵对他曾做的一样。“别给我疗伤了,你自己要紧。”



“真的没事……”精灵别过头,挣脱他的手,起身跑去捣鼓大锅里沸腾的草药。


人类看着他有些虚弱的背影,沉默了一会儿,好像不知该如何开口。短短两天,他在这片幽暗的森林里经历的事太多太多,让他不知该从何说起。


“呃,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他最后挑了个最简单的开头。


“不用谢我。”精灵没有转头,但他的回答和两天前如出一辙。“我说过,说不定有哪天我也会需要你来救我的。”


“嗯,我想说……我想说……”


他犹豫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莱戈拉斯,自己前天夜里还曾想着在睡梦中杀死他?他又该怎么对他说,在他匆匆赶来救他,恳求他别再继续挣扎的时候,他却满脑子都以为他是一心一意想要害死自己?毕竟,这个特殊的精灵有太多神秘之处,可这些现在都不再重要。因为无论如何,他再一次地,甚至是冒着死亡的危险,救了自己。


“你不用自责。”莱戈拉斯却好像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抢先开口了,“我是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也有很多事情值得你害怕,值得你正当地自卫。我不会怪你的,你没有错。”


阿拉贡诧异地看着精灵的脸。此时,精灵终于转过身来,直视着游侠的眼睛。他可以看见那双蓝眼睛中的坦诚与率真,与两天前的机警戒备早已大不相同。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些天,这么多事情,他们都知道,在这个动荡的年代,在这片黑暗的密林,自己现在已经可以完全地信任对方,不用再有任何猜忌与怀疑。


人类或者精灵漫长的一生中,会遇到很多人,有机会了解的,或者匆匆擦肩而过的,长相厮守的,或者深恶痛绝的。但偶尔,在伊露维塔的巧妙安排下,总有一些事,会让你的命运与另一个人的,从此紧紧缠绕在一起,再也分不开来。而或许,或许,精灵用藤条把自己从沼泽里救出来,就是这样一件事吧。


“莱戈拉斯……”


他呼唤着精灵的名字,就像精灵曾呼唤他的。这个辛达语和西尔凡语混杂的名字里,有着一股清新的叶的味道,正如这个名字的主人。


“其实,我也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他最后说道。现在,他知道自己可以完全信任这个才认识两天的陌生精灵了。


但莱戈拉斯打断了他:“你不必告诉我,我的朋友,”他说,“如果这令你为难的话。”


“不,不。我认为你有权知道你救了两次的人究竟是谁。”他笑了笑,却看见精灵白皙的脸奇怪地透出了些许红色。


“不过,我总觉得你知道的也并非仅仅一个名字而已吧,我的朋友(mellon-nin)?”他用那个精灵语称呼回敬了一句。


精灵终于也对他笑了。“的确,毕竟会说精灵语,有着精灵语名字,还一个人在臭名昭著的幽暗密林闲逛的人类恐怕也不多吧?但你知道的恐怕也不比我少。”


阿拉贡抬头看了看天。还是没有阳光,他先前感到的不过是一丝太阳的温度而已。但仅仅是这丝温度,也足以让他在这片不见天日的幽暗密林里感受到了太多温暖与满足。


“按我俩这情况——”他无声地用眼神阻止了精灵开口反驳,“今天肯定没法赶路了,我还是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或许,你也可以给我讲讲你的。”


精灵放下了手中的汤勺,端着一碗青绿色还冒着热气的东西朝他走过来。“好吧,mellon-nin。不过首先,把这碗药喝了。”


***TBC***


*注释 ※引述


*1 十岁:本来想写小希望二十岁那年的。因为正好那时候被领主告知了身份,顺便遇上了亚玟【不过在这篇文里好像不能遇上了哈哈】,可以体现一下小希望的无忧无虑和人皇肩负的重担之间的对比。但是后来查资料发现,Elrond是在Estel“自一次旅途中凯旋归来时,向他揭示了他的真名以及他的身世”,跟这里写的小希望盼大哥哥回来矛盾,最后还是舍弃了。但揭示身份这段回忆,以后肯定也会提到。


*2 童年嗅事:如果觉得真实就对了,因为都是根据我和表妹的黑历史改变的😂


*3 亲戚:要是领主那边的所有亲戚都能来真是壮观了,光是敬酒就得敬三天三夜😂 只不过——都去见曼督斯了。


***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6) (7)


***


〈后记〉


这一章基本是随意写的,只能算一节过渡章吧。完全与主线无关,还多加了一大段新支线——小希望在林谷时期的回忆。其实原来这段只是想一笔带过,但后来越写越长,就变成这样了。本来打算人皇和叶子互诉衷肠【划掉】身世的情节没能出场orz,甚至还完全忘了有古堡的双线这回事儿……


对于少年小希望的印象,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 @evagreen 大大的《小国王》和 @末九 太太最近的千粉点梗《落霜》——巧合的是这两篇也都是AL【大概因为AL原著向的文比较多一点吧】。是有点俏皮,却又很天真可爱的那种。只不过两位大大文中的Estel相比这章里的可算是“大希望”了。


关于为什么这里的Estel只有十岁,我想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20岁人皇就得知了身世,从此就变得成熟了;二是在Tolkien的世界里,小孩子好像都很早熟?在刚铎带着Pippin到处转悠的小孩,也就十岁,倒也有一副大人风范了。


两个月没更新……一是因为期末考,而是看完《加勒比5》开了个新坑,坑多到感觉永远填不完了😂 不过这篇码了这么多,一定会尽力继续写的。也希望小伙伴们能多多支持啊~ 读者的小红新小蓝手【特别是评论】都是写手码文的动力。


评论
热度(13)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