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Legolas】时光之墟(1)

小莱现代特工AU,看了开花的新片《极致追击》的产物。

纯粹是觉得开花打戏太帅,关于时间的台词也很贴合精灵,又想写现代小莱,所以才脑了这篇。也挑战一下特工题材和动作描写吧【结果开始写才发现写打戏真的心累orz……等着片源出来照电影写……

因为全篇还没完全构思好,所以极有可能坑【反正开学也没时间写…… 先放出来第一章,敦促自己写完。

标题是许魏洲的主题曲。

主要是个人向,全员戏份较少,就不打tag了。

——————

⚠注意⚠

严重OOC预警

纯属写梗,不宜深究

——————

I used to think I had all the time in this world, and that time would always be there for me.

But that’s the thing about time.

You can’t escape it.

It just keeps on ticking.

——————

03:25

——“我曾经以为我拥有全世界的时间,但后来我终于发现,我错了。”


他挽起长长的金发,在脑后束成简单的发辫。昏黄的灯光,照耀着车身一下下晃荡。他独自一人,坐在舒适的长椅上,端起一杯拉菲,香醇的液体滚下喉结。锃亮的高脚杯,倒映着那张俊俏的脸。


那双平静的眼睛,一望无际的深邃的蓝,好似一切外物都与之无关。没有什么能打破那面平镜。就好像他拥有全世界的时间。


事实上,他的确有。


他伸手调试对讲机,无意间露出那对尖尖的耳。


——他是个精灵。只是没有人知道而已。


“莱戈拉斯,一切正常吗?”对讲机里是陶瑞尔的声音。


他放下酒杯,红润的双唇抿了抿,碧蓝的目光扫向脚边沉重的保险箱。


“没事。我干这行十几年了,你还用担心吗?”


“小子,你看起来可没那么老。”粗哑浑厚的嗓音,一听就个大汉,“十五年了,你好像从来不会老一样……不过拜托,能把古典乐音量调小点吗?简直是折磨耳朵。我可是伤病员。”


金发精灵嗤了一声,对前司机的提议表示不屑一顾。


“那是你不懂艺术,金雳!”一个少年稚嫩的声音插入,替莱戈拉斯道出了心中想法。


“唉,算了算了……这票干完准备怎么庆祝?”


“请大家好好吃一顿。”莱戈拉斯心不在焉地回答。


可他心里清楚,没有什么庆功宴了。这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谢幕礼。


他几乎能感到陶瑞尔谴责的目光从驾驶座上穿过隔板射来。她是怪他欺骗他们的感情。可他又有什么办法?


他拥有全世界的时间。


这既是赐福,也是诅咒。


他低头看了看那块名表——03:27,还有三分钟,和此生说再见。


嘀嗒,嘀嗒……他敏锐的听力里,秒针转动的声音盖过了贝多芬交响曲。


倒数着,倒数着生命的倒计时。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享受着最后的生命。


嘀嗒,嘀嗒,嘀嗒……


“嘭——”


爆炸的巨响,猛烈的摇晃。灯早已炸裂,碎片四散飞溅。一片漆黑中,他刹地睁眼,伸手去抓座位,却还是免不了被向后甩去。头重脚轻的失重感,无能为力的挣扎。他向车顶坠去……


脊背重重砸在冰凉坚实的地面上——是车顶还是车底,他已经分不清了。脑内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痛苦地皱起了眉。模糊的视线,夹杂了血丝,又被烟雾熏痛,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啪嗒,啪嗒……似乎有脚步声逼近。


一双皮鞋,停在他面前。


他忍痛抬头,明亮的光线刺痛了他的双眼。逆光中是一张蒙着黑布的脸。


他本能地去拿口袋里的枪,却想起被金雳借走了。而他当时竟以为自己不会用得上……


该死。轻信。


“陶瑞尔,陶瑞尔……”


可破碎的对讲机内没有回应。驾驶座一片寂静。


他深吸一口气,却被烟雾呛住。匍匐着站起身,脊柱发出咔哒一声,大概是断了一根肋骨。一向轻盈的身躯从未如此沉重。


还未等他站稳,一记重拳就冲着他的脸飞来。他险险躲过,以拳还击,却被对方架住,将他清瘦的身躯猛地拽起,向后砸去。他尝试在空中翻身,四肢着地,却一阵眩晕,脊背再次摔在地上,又一声骨头断裂声。皮鞋踹过来,被他努力撑住,试图把对方扳倒,可那沉重的压力却让他动弹不得。鞋底把他的手烙出了红印。牙齿嵌进下唇,咬出了血,流进嘴里,咸咸的腥味。


对方似乎很享受折磨他的快感。稍微一变力道,将他踹到一边。他不受控制地碾过满是玻璃渣的地,尖锐的碎片划破了他的西装,刺入皮肤里。好不容易停下,又被那鞋尖狠狠蹬在受伤的背上。一阵猛踢,献血终于再忍不住,灌进口里,从嘴角泻出,淌在地上。他痛苦地蜷起身,抱住头,毫无还手之力,任人践踏。


那人终于放过了他。最后用力一蹬,皮鞋越过他的身体,径直走向车内。


他抬眼,看见面前的地上躺着那只保险箱。


重拳砸在锁上,竟活生生把锁砸开,露出里面精致的小皮箱。


“不——”


无助的呼喊湮没在痛苦的呻吟中。十五年来,他第一次眼睁睁看着自己守护的东西,被从自己手中无情地夺走。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一瞬间忘了浑身伤痛。


他一跃而起,扑上那宽阔的背,死死勒住对方的脖颈。黑布在扭打中落下,露出一张满是疤痕的苍白的脸。


他一愣。


就是那一刹那,他再次被粗鲁地甩开,落在那砸成碎片的保险箱上。


烟熏出的泪水中,他隐约看见那提着皮箱的背影,向后扔下一颗圆圆的物体。


他最后的动作,便是在凌乱的角落里护住自己。


“嘭——”


巨响。碎片。烈焰。


他葬身于火海。


烈火夺走了他所有的时间。


——————

TBC


——————

Ps:关于OOC那点事

最近宝钻圈为OOC吵得不可开交……几位太太都很气,看着也很是心疼。

个人观点,不针对任何圈,不针对任何人。

其实OOC如果不是写手功力不够,一般就是缘于玩梗。毕竟完全贴合原著写,圈子大了,时间长了,很难写出新意,写出自己的特色。有时写腻了原著向,写篇OOC的无脑小甜饼,或是现代特工AU,也算是一种娱乐消遣吧。

毕竟同人写手,都是凭着满腔爱好写那些人那些事。主要目的,一是为自己写得开心,二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分享自己的创意与文笔。若是不喜欢,看不惯,毕竟众口难调,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提意见可以,语气委婉一点,态度平和一点。毕竟大家都是同萌一个圈,因为爱好聚在一起,别伤了和气。更别一喷就开地图炮,弄得大家都不开心。

如果真的看不爽,那就别看了吧,也免得惹自己不好受。还是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

评论(2)
热度(3)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