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Fanfic存档
白花叶绿 幽兰春芳
吾心安处 中土为乡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近期沉迷黑魔法组拉郎

【AL】血叶(10)

〈十〉


莱戈拉斯气喘吁吁地躺倒在草地上。


他能感觉到茂密的枝叶外,天已经蒙蒙亮了。阿诺大概已经在那遥远的东方越过连绵的山脉,爬上晴朗的天空,开始向大地放射出刺眼而滚烫的光芒。他感到浑身酸痛,呼吸困难,上臂几乎完全失去知觉,大脑也因供血不足而精神恍惚。繁茂的树木阻隔了阳光,却无法为他带来幽暗与清凉。他从未如此渴望伊希尔的降临,渴望暗夜的来到,渴望回归到他所属于的那份阴冷黑暗的怀抱。


他刚刚把人类半拉半扯到这块空地上,让他在自己的斗篷上躺好。刚才的救援消耗了他太多能量,加上这几天的疲惫奔波、伙食不佳,他的身体终于向他罢工了。现在,他甚至连站起来都难,更别提召来一小株附近的草药了。


他需要补充体力。他对自己说。他需要血,新鲜的,甜美的血。


莱戈拉斯开始有些后悔出来时没随手抓几瓶岩洞里的储备粮带在身上。现在回去拿是不可能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重新站起来,跋涉穿越几英里的树林了。


他转头看向身边熟睡的人类。昨晚那香醇的味道还回荡在齿边。那是他从小到大尝过最美味的东西,即使是父亲私藏酒窖里私藏的佳酿也无法与之匹及。


但他已经奄奄一息了!莱戈拉斯残存的理智冲他声嘶力竭地喊道。他会没命的!


“就……就一小口……”莱戈拉斯反驳道,“等我恢复体力……我……我就给他疗伤……”


可是……


莱戈拉斯不耐烦地摇了摇头,把那个柔弱的小声音赶出脑海。“就……就一小口……”


他坐起身来,挽起人类的袖口,也顾不上洗去沼泽的污秽。他低下头,感受着两根长长的獠牙从牙床里慢慢伸长,感受着那双既造福着他又折磨着他的犬牙割裂他的牙肉,感受着口腔里闪过一丝熟悉的痛感却又立马被愈合的伤口掩盖。


他闭上眼,冲着那只手臂,俯下身,轻轻咬了下去。


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尖牙刺穿了皮肤,嵌入真皮下的血管里。潺潺血液经由齿槽流入口中,一股熟悉的香浓顿时在唇齿间荡漾开来。他小心地品尝着这份美味,不忍浪费任何一滴汁液。他让那柔顺的液体慢慢淌下喉咙,让它渗入自己的血管,让人类的血液和自己的交融在一起。


他几乎不想再抬起头,不想停止这顿来之不易的美餐,不想从放弃这份无与伦比的享受。


但一个声音突然划过他的脑海,刺痛了他的神经:


“阿拉贡。叫我阿拉贡。”


莱戈拉斯猛地抬起头。尖尖的犬牙缩回了牙床,血红的瞳孔重新变回了蓝色。


不,不,他不能伤害他。


他伸出手,去摸人类那微弱的脉搏,发觉那本就虚弱的心跳比先前还要慢了些。


他噌地坐起身来,拉开与人类之间的距离,惊异于自己的鲁莽和冲动。吸血鬼终究还是吸血鬼。他无法控制自己嗜血的天性,无法控制自己残忍的本能。他差点吸干了他的血,他差点杀了他。


-你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这是流淌在你血液中的本性,莱戈拉斯,你一生都无法抗拒的本性。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使劲用衣袖揩抹着自己的唇,好似想徒劳地抹去上面残存的血腥味。但那早已渗透进他血管里的血,却不可能倒流。


父亲说得对,他只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或许对这个人类而言,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远离他的地方。


莱戈拉斯攥紧了拳。


他望向人类安睡的面容,暗暗下定了决心。


等给他养好伤,就离开他。


***


藤蔓轻轻把最后一只木碗磊在他脚边。与此同时,最后一味草药也被扔进了咕咕作响的大锅。一股刺鼻的辛辣味蒸腾而起,锅里稀释的紫色药剂转瞬间变成了浓稠的青绿色,开始咕嘟咕嘟冒着泡。


“呃,应该是这样吗?”莱戈拉斯绞尽脑汁回忆着自己年幼那次喝过的难以下咽的草药,开始后悔没在父亲教授他医术时认真听讲。


“医术有什么好学的?”他还记得自己当时那样想,“反正我们都有自愈系统,只要找到足够的血就行了不是吗?”


现在幽暗密林的王子总算要为年少时的厌学付出代价了。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开始用抗热藤蔓编成的长柄勺搅拌着锅里的东西。他舀起一勺液体,举到嘴边,轻轻吹了几口气,然后抿着唇尝了尝。


“……——噗!”


还不等药水滚下他的舌头,他就直直把那东西吐了出来。


没错,还是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他知道或许有药效更好、口感更佳的草药。但在记不清其它任何一剂配方的情况下,这东西味道是难喝了点,不过至少不会喝死人。


他放下汤勺,走到人类身旁,小心翼翼地解下人类那被淤泥浸透的灰色斗篷,厌恶地抖了抖,披在背上,又从怀中取出那枚从不离身的绿叶胸针,别在领口,这才推了推人类的肩膀。


“阿拉贡,阿拉贡!”


人类在睡梦中皱了皱眉,但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阿拉贡,醒醒!阿拉贡!”


阿拉贡不情不愿地哼了哼,翻了个身继续睡得死沉。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他或许打搅了人类一个清凉的美梦。他似乎能看到那个饱经风霜的游侠在睡梦里孩子般无忧无虑的笑脸。但现实如此,他必须醒来。


“阿拉贡!”他又唤了一声。


人类呻吟了一声,终于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


大概他先前念的符咒并没有起很大的效果。人类看上去显然仍处于虚脱状态中。


“抱歉,我尽力了,可是我的力量消耗也很大,恐怕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人类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眨了眨迷茫而朦胧的灰色眼睛,似乎在努力回忆他是谁。莫非,是头部受重创失忆了?莱戈拉斯开始有些惊慌起来。


“莱,莱戈拉斯?”他总算听见人类说。


莱戈拉斯长长舒了一口气。“哦,太好了,我还以为我把你弄失忆了呢。”他打趣道。“除了你的名字,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不完全是事实。他知道他是谁——或者说,他能猜到他是谁。但派只大蝙蝠去林谷请爱隆领主把他失忆的养子接回家,究竟还是件麻烦事。


莱戈拉斯看着人类冲他微微一笑,又挣扎着想坐起身。但他的手臂显然还支撑不了全身的重量,让他再次瘫倒在莱戈拉斯的斗篷上。莱戈拉斯立马弯下身去,带着点心虚和愧疚,小心翼翼地搀着人类坐了起来。


“呃,你刚才说你力量消耗得很大?”人类忽然问。


“没,没事的。”莱戈拉斯闪避着人类问讯的目光,一半出于要强的自尊,一半则出于内心深处的自责。“我一会儿就能恢复了。”他撒谎道。


他很清楚自己的状况。虽然已经及时补充了能量,但他还需要不少血液补给和长时间的疗养才能重新恢复原来的体能与精力。


“胡说。”人类突然一把掰过了他的脸。莱戈拉斯被这突如其来的触感吓了一跳,人类滚烫的体温在他冰凉的脸颊上灼烧。但他却只能再次直勾勾地望进那双深邃的灰眸,惊异地读出那里面的嗔怪,担忧,与关切。


“别给我疗伤了,你自己要紧。”他听见人类说,嗓音出奇地柔和。


莱戈拉斯突然觉得自己脸上泛过一片热浪,却不仅仅是因为人类的触碰。


“真的没事……”他别过头,重新站直了身子,匆匆逃离人类的目光,跑去捣鼓大锅里的草药——虽然并没有什么可以再捣鼓的了。他感觉到背后那道视线还紧紧盯着自己的背影,那双眼里的感激与关心顺着目光向自己传来——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未接受过的东西。对人类的关心,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良久的沉默,最后他听见人类说:


“呃,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不用谢我。我说过,说不定有哪天我也会需要你来救我的。”但他知道,他不会了。治好他,他就让他走,再也不要遇上他,再也别把他置于危险之中——来自自己的危险。


“嗯,我想说……我想说……”人类难得地结巴着。他猜到他在想什么。无非是先前的猜忌,怀疑,防备,与杀机。但那些都不重要。他有理由猜忌他,怀疑他,防备他,甚至是杀了他。他的确是个危险而又可疑的生物。这些都不能怪他。


“你不用自责。”他不等人类开口道歉,抢先发话了。“我是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也有很多事情值得你害怕,值得你正当地自卫。我不会怪你的,你没有错。”


莱戈拉斯终于鼓足勇气,转过身,再次直视着人类的双眼。他或许永远也不会告诉人类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人类不用知道。他只需要知道他是莱戈拉斯,他可以信任他,这就够了。


而同样的,莱戈拉斯也知道,自己永远可以相信这个人类。毕竟,在这个黑暗而动荡的年代,能够信任的人,已经太少太少。而他能在这片幽暗密林中遇上的,更是少得可怜。但偶尔,在伊露维塔的巧妙安排下,总有一些事,会让你的命运与另一个人的,从此紧紧缠绕在一起,再也分不开来。而或许,或许,他拼尽全力,甚至赌上性命,把人类从沼泽里救起,就是这样一件事吧。


“莱戈拉斯……”


他听见人类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就像他曾经呼唤他的。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听到自己的姓名,从一个刚刚认识两天的陌生人口中,这样富含感情地说出。他知道他会怀念这个声音的,怀念这个呼唤自己名字的人类。但唯有再也听不到,才能让这声音的主人安全。


“其实,我也有很多事情瞒着你。”阿拉贡开口道,打断了他的思绪。


莱戈拉斯急忙打断了他。他不必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不想听人类亲口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再绞尽脑汁昧著良心去编撰一个自己的故事。他不想再次以谎言回报人类的真诚。


“你不必告诉我,我的朋友,”他无意间用了一个辛达语的称呼,“如果这令你为难的话。”


“不,不。我认为你有权知道你救了两次的人究竟是谁。”人类冲他笑了笑。温柔的,毫无戒备的笑。一个朋友,对另一个朋友的笑。莱戈拉斯又感到那股熟悉的热浪扑上了脸颊。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不过,我总觉得你知道的也并非仅仅一个名字而已吧,我的朋友?”


莱戈拉斯心中一惊,心跳猛然加快,却又因人类那个母语名词中透出的亲切感而放松下来。他终于也对他笑了。


“的确,毕竟一个会说精灵语、有着精灵语名字、还一个人在臭名昭著的幽暗密林闲逛的人类恐怕也不多吧?但你知道的恐怕也不比我少。”但他真的,真的,希望他永远也不要知道更多。


人类抬头看了看天,似乎在判断现在的时间。


“按我俩这情况——”莱戈拉斯张了张口,想反驳他的“我俩”,却被人类无声地笑笑阻止了,“今天肯定没法赶路了,我还是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或许,你也可以给我讲讲你的。”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也罢。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他终于放下了手中已搅得发软的汤勺,乘起一碗汤药向人类走去。


“好吧,mellon-nin。不过首先,把这碗药喝了。”


但愿这苦口的良药不会影响了你大谈特谈的兴致。莱戈拉斯想象着人类皱着脸吞下这药剂的样子,幸灾乐祸地想。


***TBC***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6) (7) (8) (9) 番外


***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失踪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这学期快毕业了所以都没怎么“不务正业”。好不容易考完二模来更新一发,之后大概又要消失啦,不过暑假会继续更的!

还请大家多多担待orz 感谢每一个追文的小天使w【笔芯

评论(4)
热度(19)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