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Fanfic存档
白花叶绿 幽兰春芳
吾心安处 中土为乡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近期沉迷黑魔法组拉郎

【AL】血叶(11)

〈十一〉


阿拉贡猛烈地咳嗽着。他的心脏仍然狂跳不已,头因为暂时缺血一阵晕眩,落地时用来支撑身体的四肢还在因失重而感到麻木。


周遭的空气潮湿而腐败,散发着一股朽木的气息。四处没有一丝光亮,似乎是在密林深处的地底。但最神奇的是,从如此之高的地方坠落,除了微感不适,游侠竟然毫发未伤。


阿拉贡朝身下看去,在黑暗中依稀能分辨出一张细密藤蔓编成的巨型网兜,“正巧”接住了下坠的他。


他伸出手,抚摸那些纠缠的枝叶。锯齿边的叶片早已干枯,但粗壮的藤蔓却依旧结实,在离地一英尺的地方牢而稳固地支撑着他的体重。相似的场景,熟悉的感觉,隐隐唤起了他遥远的回忆。


“莱戈拉斯……”


他轻声呼唤着精灵的名字,但一片黑暗中不再有他及时的回应。


他不在了。死了,或是走了,即使他轻盈的脚步曾踏进过这座古堡,也再不会回来,再不会回到他的身边。


或许他从来不应怀疑他,不应让他离去,不应听信黑暗*1的谗言。黑魔王向来擅长蛊惑人心,挑拨离间——而可恨的是,他,阿拉贡,竟让他得逞,让莱戈拉斯,曾无数次救他于水火之中的的莱戈拉斯,每每把他的安危置于自己之前的莱戈拉斯,离他而去,生死未卜……


“莱戈拉斯……”


仿佛是回应他的呼唤,手中紧攥着的绿叶胸针再次放出光芒——只不过这次是纯净的绿,再也没有原来那抹血腥的红。他激动地捧起那枚小小的胸针,像捧起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他知道,这次绿叶将一如既往,为他驱散黑暗,指明方向。


-有我在的地方,就会有光明。


他举起胸针,试探性地转向向四面八方。在转至右方时,绿叶突然散发出比先前更耀眼的光芒。循着光线,他看见网兜间一块小小的缺口。撩开藤蔓,一架常春藤编成的绳梯出现在下方,通往下面的地面。


阿拉贡小心翼翼地把胸针别在墨绿色的斗篷衣襟上——就像精灵曾经做的那样,再摸索着爬下那架同样牢固的绳梯。当脚下的藤蔓消失不见时,他的双脚终于再次踏上了坚实的地面。地底深处的路,却出人意料地毫不泥泞。一条条细细的茎蔓缠绕着沙砾石子,铺在被铲挖平整的土路上。头顶除了他刚坠落的上不见顶的通道,都被砌成完美的半弧形,连同四周的墙壁,也都由同样的方法加固砌成。显然,这里曾经有人来往。不过,以那不时窜出地面的杂草来看,即使曾人流熙攘,也已废弃多时了。


他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中间,面对着四个看似完全相同的通道。他听从了胸针的话,选择了其中之一。在前行之前,他抽出腰间的匕首,在隧道旁的墙壁上刻下一个记号,接着,便义无反顾,踏入了那条不知通往何方的不归路。皮靴踩在石子上的脚步声,在环形的地底迷宫里回荡。


就在那墨绿色的斗篷隐去在隧道尽头的拐角时,一个身披黑袍的身影*2从近旁的甬道内闪出,悄无声息地走近他离去的方向。身影停在洞口,黑手套细细抚摩着墙上刻痕,仿佛若有所思。


墙壁上,是一棵小小的树的模样。


***


他看着精灵若有所思地瞪着地上那草草画成的白树,突然感到有些好笑。


“怎么了?画得没这林子里的好看?”他打趣道。


莱戈拉斯陷入了沉思,似乎把这玩笑当了真:“……倒也不是,只是……这树让我想起了什么*3。”


“你说的是维林诺的泰尔佩瑞安吧?”知道莱戈拉斯不知道的事,令他感到莫名地得意,“劳瑞林和泰尔佩瑞安——雅凡娜所造的万物,以双圣树最负盛名,远古的一切传说,皆是围绕着它们的命运织就※1。我还以为精灵的历史学得至少会比我好些。”


然而莱戈拉斯却露出一脸的茫然。


“……呃,我们……我以前没什么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


阿拉贡皱了皱眉。精灵眼中的躲闪,似乎隐约闪烁着过往的伤痛,在他的好奇之上,增添了一份怜悯。


“那我以后给你讲讲?第一纪元的历史是有点繁琐,不过按我养父的话说,‘了解历史才能有前车之鉴。’而且多瑞亚斯和贡多林,都是曾经辉煌一时的精灵国度……”


莱戈拉斯突然一怔*3,紧紧闭上湛蓝的双眸,好像在努力回忆着什么,最后又徒劳般睁开眼。


“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莱戈拉斯摇了摇头,似乎是想甩掉什么不美好的回忆,“你继续。”


阿拉贡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怀疑他是否谎报了自己的健康状况,但迫于精灵倔强的尊严,又只能闭口不言。他捡起手边的树杈,在地上的白树四周多添了七颗星和一顶王冠——埃兰迪尔的标志,已许久没有人类背负※2。就着这简易的配图,他继续着他的讲述。


“……但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对于父亲和原来的家,我只有模糊不清的零星记忆。我还很小的时候,父亲遭叛徒出卖被杀,母亲将我带到林谷寻求庇护。是埃隆领主收养了我,给我取名埃斯特尔,让我同他的儿子们一起长大——埃莱丹和埃洛赫,那两个家伙,老是捉弄我,不过也是他们,教会了我骑术和剑法,带我去各地游历。


“本来我以为自己的生活就会一直这样平静美满,直到半年前,在我20岁生日时,养父告诉了我我是谁,并让我独自出门历练,寻找我曾经的族人——北方的游侠。”


“我听说过他们。”莱戈拉斯插话道,“努曼诺尔的后裔,常年除恶为民,保卫西北方的地域*4。他们是值得尊敬的种族。”


“多谢夸奖。”阿拉贡自豪地一笑,“半年来,我都一直我与他们共同战斗。直到一个月前,我途径伊姆拉崔,打算前往南方的刚铎和洛汗,去见见人类的城池,但养父让我前来这里,完成一个重要的绝密任务。”


阿拉贡注视着莱戈拉斯,却不禁失望地发现,对方谨慎地没有显出丝毫好奇:“既然是埃隆领主的机密,你真的不必……”


“不,我有必要告诉你。”他打断了他,“莱戈拉斯,听着,你救了我——两次,而我甚至都不肯对你真诚相待?这不是我们杜内丹人的作风。从此以后,我对你,没有秘密。”


无论养父多么强调保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他相信莱戈拉斯——几乎是无条件地相信。他确信对方早就察觉自己的身份绝非一般,但这么多次,他可以在睡梦中密谋杀害他,他可以在树林里冷眼看他死去,他却没有。相反,他救了他的命,一次,两次,甚至不惜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境地。他对他,不会再有秘密。


莱戈拉斯看着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谢……谢谢你。”精灵最后垂下泛着波光的眼睛。


“你不用谢我。你永远不用谢我。”他一字一顿地说道,庄重得仿佛在宣告誓言。他诚挚地看着精灵,直到那双蓝眼睛终于抬起,迎上他的目光。“是我要谢你。正因如此,我要告诉你,我此行的真正目的——


“我此次冒险进入危机四伏的幽暗密林,其实是来偷取一枚戒指的……”


“戒指?”阿拉贡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见莱戈拉斯那双苍天般无畏的眼中,以可见的速度罩上了恐惧的阴云。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他措手不及。


“Ash nazg durbatulûk, ash nazg gimbatul; Ash nazg thrakatulûk, agh burzum-ishi krimpatul.(一枚魔戒统领一切,一枚魔戒寻觅出;一枚魔戒唤集一切,一枚魔戒相缚束。)※3”来自黑暗之地的语言从精灵高雅的唇齿间脱口而出,周身一切温暖都被那话语的可怖所驱散。阴森的寒风袭卷林间,枝叶为之震颤作响;无尽的黑暗笼罩大地,光明为之奔逃退怯。

半晌,莱戈拉斯才猛然回过神来,似乎也被自己的表现吓了一跳。阿拉贡震惊地看着他,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黑暗语唯出自黑暗生物之口。智者自然会为了解敌人研究这语言,却绝不会在如此临近黑暗之地擅自吐出那般邪恶的话语。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个?”


在那阴风中,心底深处刚刚埋下的磐石也轻轻动摇了。他已发誓相信他……但他,又是否能相信他?


“我……”莱戈拉斯低下头去,又开始躲避阿拉贡的视线,“一言难尽……我会解释的,阿拉贡,我会解释的。但——你又为何要来偷取那诅咒之戒?”


“我说要偷一枚戒指,又没说要偷那枚戒指。那枚戒指太过强大,不是凡人所能驾驭的。我的祖先曾被它蛊惑,人类九王曾因它堕落,我……我不希望自己也重蹈覆辙。”


他想起古老的历史中那些向黑暗屈服的人类国王——伊希铎,安格玛巫王,还有那些被安纳塔蒙骗的努曼诺尔人……他的血管里流淌着和他们相同的血液,他又怎能确信自己不会犯下和他们相同的过错?希望,养父给他取名为希望,告诉他他身上肩负的是全人类,乃至全中土的命运。而他,除了血统以外如此普通平凡的他,又怎能确信自己能不负众望,不会像当年的伊希铎一样,在末日火山旁因自私和贪婪把魔戒据为己有,把个人利益置于子民安危之上,把整个中土置于黑暗的危险之中?


他不能,更不敢去寻找那枚传说中强大无比的魔戒。


不,他要找的是——


“我要找索恩之戒。”


*4 西北方的地域:此指夏尔,原著中提到过游侠曾保护夏尔的土地。


※1 双圣树:引用《精灵宝钻》。


※2 白树标志:引用《王者归来》。


※3 魔戒铭文:引用《护戒同盟》,中文自译。


***TBC***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6) (7) (8) (9) 番外 (10)


评论
热度(18)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