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密林万圣夜(1)

标题:密林万圣夜【起名无能orz】

原作:《指环王》&《霍比特人》六部曲

CP:游侠Aragorn X 吸血鬼Legolas 

性质:万圣节贺文,短篇,AL清水甜文,原著向吸血鬼AU

渣文笔,轻喷~


〈〇〉

“Legolas?”

阿拉贡拨开面前最后一丛杂草,呼吸因忐忑不安而微显凌乱。

密林深处寂静无声,只有迎面扑来的一股冷风,带着微微的“绿叶”的味道,拍打着游侠冰凉的面孔。

映在那双焦急灰眸中的,是一轮明亮血月,和月光中的林间空地上,一座阴森破旧的古堡。


〈一〉

游侠从未听说过这座森林深处的堡垒。无论是从瑞文戴尔包罗万象的古籍上,还是从某位精灵的口中。

可慌乱与焦急让他无暇再顾及其他。钻出穿行了数月的茂密丛林,阿拉贡踏进了月光之中。

越走近那座诡秘的城堡,空气中腐朽的味道就越发浓重,夹杂着一丝游侠难以忽略的血腥气息。一块块厚砖垒成的壁垒间,两扇高大的木门早已摇摇欲坠。阿拉贡犹豫片刻,推开了城堡残破的大门。

人类没有注意到,古堡门边的阴暗处,一尊美丽女人的石像,目光忧伤如水,默默注视着他走进那扇木门之中。

月光,照亮了多年不见天日的黑暗。宽阔寂寥的大厅里旷然无物,只有被蜘蛛网和尘埃侵占的虚无。阿拉贡迈进城堡,被步履下带起的灰尘呛得直咳嗽。微弱的声音在空旷的厅堂里被无限放大,仿佛是暗处的孤魂野鬼在悄声哭诉。

抬起手扇去空气中的浮尘,游侠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大厅两侧各有一排敞开的门洞,正前方,则是一座高台,尽头还有一扇紧闭的门,藏在最深处的阴影中。

阿拉贡放轻脚步,朝着高台走去。

可正当他踏上第一级台阶之时,一阵冷风穿堂而入,掀起了游侠灰绿色的斗篷。与此同时,身后一声啪嗒轻响,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阿拉贡惊觉回头。积满灰尘的地上,一块碧绿的宝石,在月下闪着幽谧的光,静静躺在大厅正中。

四周空无一人。

游侠迈着不听使唤的脚步走下台阶。宽厚的身板颤栗着,却不是因为夜晚的寒冷。

手指微微颤抖,捡起了那枚宝石。晶莹通透的石壁被精心打磨过,镶嵌在金边的叶形轮廓中,宛如林间枝上一片柔嫩纯净的绿叶。

阿拉贡握着宝石出了神。手指抚过光滑的叶片,却倏然感到一瞬间的刺痛。抬起手来,才发现起了铁锈的金边割破了手指,鲜血染红了那抹洁净的绿。

就宛如一年前的那个夜晚,那场意料之外的邂逅……

***

鲜血染红了灰绿色的旅行斗篷。照理说白天是不会有半兽人出没的,只是这片森林,这些枝叶,遮蔽了太多阳光。阿拉贡咬牙反手挥刀斩下最后一个敌人的首级之时,锐利的箭羽也刺穿了他身后垂死挣扎的半兽人的心脏。

树叶间跳下一个绿色的身影,几步蹿到他面前,嘴里一边不停地道歉,一边将游侠左臂上的血红箭杆拔下。

“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是瞄准你身后的半兽人的……”

阿拉贡讶异地看着面前的精灵小心翼翼地将拔下的箭用布包好揣进怀里,又取出一卷纱布开始为他包扎。

几天前,他独自一人进入这片幽暗森林却迷了路,在找寻方向的途中遭遇半兽人袭击,是眼前这个家伙在树上放暗箭救了他,却又“不小心”射伤了他的胳膊。

“你……谢谢你救了我,不过请问你是——?”

或许是因为听见熟悉的辛达语从一个人类的口中说出,金发的精灵有些慌乱地抬起头来,望进阿拉贡灰眸之中的,是一双明亮清澈的蓝眼睛。精灵领口还别着一枚树叶形状的胸针,在黑暗中微微闪烁着幽绿的光芒,格外醒目。

“啊,叫,叫我莱戈拉斯就好。不用谢。”

莱戈拉斯?绿叶?真是个奇怪的名字。那个精灵说着,似乎是害怕这样的眼神接触似的,垂下了目光,浓密的眼睫扑扇了几下,站起身来,开始从四周横七竖八的尸体上拔回他的箭。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阿拉贡还是没忍住,心中的疑问脱口而出。

“……或许是……”几步开外的精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紧攥着的红箭。“或许是,有哪天我也需要你来救我吧。”


***TBC***

评论
热度(25)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