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密林万圣夜(3)

标题:密林万圣夜

原作:《指环王》&《霍比特人》六部曲

CP:游侠Aragorn X 吸血鬼Legolas 

性质:万圣节贺文,短篇,AL清水甜文,原著向吸血鬼AU

渣文笔,轻喷~


〈目录〉

(1) (2)

阿拉贡视角。

部分对白采用中英双语,完全是因为写的时候心血来潮。


〈三〉

精灵摇了摇脑袋,好像是要摆脱什么不美好的回忆。他抬起头,将最后一支箭掷回背后的箭筒,转向身后的人类。

“这里不安全。我们该上路了,呃——抱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It is not safe here. We need to get moving, er, sorry I did not catch yoru name?’)

“埃斯特尔,希望。”阿拉贡不假思索地答道。

半年的漂泊在外,对于努曼诺尔人来说或许并不算长,但已经久到足以让稚嫩的少年成长为机敏的游侠,让莽撞的孩童学会提防外人了。终日穿梭在这个世界最危险最邪恶的黑暗之中,他不能轻信任何人,哪怕对方刚刚救了自己的命。他冒不起这个险。他那绝密的身份和计划一旦泄露,就会断送他的性命,甚至——带来更可怕的后果。

但或许是因为对方是精灵吧,他在自己数十个绰号和假名中,下意识地选中了这一个——他养父曾经赐予他的名字,代表着他的身份、他的职责、他的宿命的名字。

“希望?”他似乎看见精灵毫无血色的嘴角弯起一丝弧度,那双方才黯淡的蓝眸里似乎闪过一丝光亮。

“不错的名字。的确,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我们都急需希望和信仰。”(‘Nice name. Yes indeed, in this dark age, we all need some hope to have faith in.’)精灵再一次垂下头。“真希望你能给这个昏暗的世界带来一丝希望,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埃斯特尔。”(‘I truly hope that you can bring a bleak of hope to this darkening world, just as your name, Estel.’)

游侠心中微微一颤,收剑的手抖了抖。

他的语气,就好像他知道一样……但,不,这不可能,除非……

阿拉贡或许还未自知,但黑雾般的疑云已在人类的心中渐渐成形。

“埃斯特尔?”

游侠回过神来,精灵正在不远处的树丛间叫他。

“来了。”


“我们要去哪儿?”

“我可以带你离开这片森林——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I can lead you out of these woods--if you would like so, of course.’)精灵一边说着,一边拨开面前密密麻麻的荆棘。

现在是正午,但黑暗的森林中却丝毫没有一线光亮。密不透风的墨绿色枝叶在头顶层层叠叠地织起一片苍穹,将秋日清冷的阳光遮蔽在林外,只留下丝丝刺骨寒风吹过叶间缝隙,似游荡的孤魂野鬼一般在丛林里哀鸣奔走。

阿拉贡打了个寒战,皱紧了眉,望向那密实的叶穹。身为北方游侠的直觉告诉他,这片森林绝对不宜久留。

他收回目光,却突然发觉精灵正在不远处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而当他的眼神触碰到精灵的,那双清蓝的眸子立刻垂了下去,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隐瞒着什么。

阿拉贡愣了愣,这才想起精灵的提议。“呃,不,不用劳烦你了 。”(‘Er, no, no need to bother you any more, thanks.’)他慌忙拒绝道。“只要告诉我这里的大致地形和方位就行了,我自己可以的,谢谢你。”(‘Just acknowledging me about the landscapes and bearings here would be very kind of you.’)

他不能冒险告诉精灵自己此行的真正原因。他对眼前这个精灵一无所知。早在临行之前,养父就警告过他,这片密林中的黑暗生物会超乎他的想象,无论遇上什么,都万不可掉以轻心。他只想尽快摆脱这个来历不明的精灵,可——

“啊,不,没关系的。”精灵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不知何时已悄然无声地回到人类身边。“当然,你若不愿告诉我你的目的地,我也不会勉为其难。”精灵偏头笑了笑。“我把你送到森林东方的出口,之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

阿拉贡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看向那双清澈的蓝眼睛,却觉得那抹清蓝中似乎蒙上了一层灰暗的稠雾,筑起一堵不可逾越的高墙,令人看不透那薄薄虹膜和瞳孔背后真正的内心。

微弱的月光隐隐透过枝叶斑驳地洒在墨色的草地上。很难想象为何白日里强烈的Anor都穿不透的枝叶,在夜晚却如此慷慨地为Ithil让开一条道路。※

阿拉贡转头看向身边的旅伴。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在光亮中看清他的容貌。因为光线的缘故,精灵的发色要比想象中的要淡些。*那头耀眼的金发被笼罩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在漆黑的森林中反射着——或者不如说是散发着——幽静圣洁的银色光辉,就好像是蒙受了大海那边的神灵的祝福。明亮的月光静静洒在他的脸上,勾勒出那张完美的侧颜,让人惋惜为何这么俊俏的容颜却只能在这永不见天日的林中秘而不宣。

但——不,还有些别的什么。在光线里,阿拉贡第一次注意到精灵的脸色有多么苍白,白得像漂印的白纸一样刺眼。他那生得饱满的嘴唇本该健康红润,现在却像奄奄一息之人般毫无血色。但最奇怪的,还是他的眼睛,那双本来蓝得清澈、蓝得无暇的眼睛,在光芒中却隐约闪烁着另一种与之毫不相衬的颜色——

是鲜血一般的红。

阿拉贡感觉自己的呼吸好像乱了一秒。

“莱戈拉斯?”

金发精灵猛然转过头来,一双含着些许惊讶的眸子还是一如既往地蓝。

“怎么了?

阿拉贡顿了几秒。是幻觉吗?难道在这片林中独处的几天,已经让他神志不清了?

“呃,我是说……我想问,我……你是一个人住在这森林里吗?”他最后问道。

埃尔达※一般习惯群居,而林地里的泰勒瑞尤为如此,唯有极少数才会孤身离开家园远走他乡,来到这渺无人烟、荒蛮贫瘠之地,游荡在这片阴森可怖的森林。

精灵愣了愣。游侠似乎看见他的嘴张了张,最后却什么也没说。那双蓝眼睛里有什么他琢磨不透的东西,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哀愁。

“对不起。”他赶忙说道,知道自己一定是触及了精灵内心深处的某个敏感话题。

“没事。”精灵咽了口唾沫,回答时的嗓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

月色下,一人一精的身影继续沉默无语地向前走去,走进密林深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当他们越过一棵倒下的红皮树时,精灵突然开口道。“我有我不愿说的苦楚,你当然也有你保密的理由。我们都清楚这片森林的危险。埃斯特尔,我只是希望你能相信我,可以吗?”

游侠看向月光里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点了点头。

精灵少有地微笑了一下。

“累了吗?今天就到这里吧,该休息了。”

他说着,轻盈地跨过几丛杂草,在一堆长势过头纠缠不清的藤蔓前停下脚步,伸手一撩——

阿拉贡胆敢凭借他身为游侠的视力发誓,前一秒,那堆藤蔓间还毫无缝隙可言。但下一秒,随着精灵的手一起显现的,是一个漆黑隐蔽的岩洞入口。

他看向他的旅伴率先钻入洞口的身影。

莱戈拉斯啊莱戈拉斯,你究竟是谁?


※引:Anor是辛达语中的太阳,Ithil是辛达语中的月亮。

*注:原著《FOTR》中曾有一句描写黑暗中莱戈拉斯的头发‘dark hair’,而其父瑟兰迪尔又在《TH》中明确提出是金发,所以此处的‘dark’应该是金发在黑夜里光线不足的作用下呈现暗色。

※引:埃尔达,Eldar,维拉语的精灵,星辰的子民,此处泛指所有精灵。


***TBC***


评论
热度(13)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