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密林万圣夜(4)

标题:密林万圣夜

原作:《指环王》&《霍比特人》六部曲

CP:游侠Aragorn X 吸血鬼Legolas 

性质:万圣节贺文,短篇,AL清水甜文,原著向吸血鬼AU

渣文笔,轻喷~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密林万圣夜”tag】

(1) (2) (3)

莱戈拉斯视角。


〈四〉


莱戈拉斯看着手中的红羽箭,思绪不知飘向了何方。那一瞬间,透过猩红的箭翎,他仿佛看见了什么来自未来的情形,可还未等他看清,那可触不可及的幻象早已转瞬即逝。他闭上眼,摇了摇头。

预见未来从不是什么好事,莱戈拉斯。那熟悉而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还有正事要做。他抬起头来,随手把手里的箭扔向背后的箭筒,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面对背后那个人类。

“这里不安全。我们该上路了,呃——”他顿时想起人类还未提及自己的姓名。“抱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埃斯特尔,希望。”那个黑头发的男人脱口而出,语气没有片刻犹豫,目光也没有丝毫躲闪。可莱戈拉斯清楚这显然不是真名,至少是外号,毕竟实在鲜有人类会取一个精灵语的名字。

“希望?”莱戈拉斯想起了什么,什么之前曾经无意间在眼前一晃而过的东西,心中一惊。

莫非,这就是——?

他曾听说过传言,关于一个命中注定成为王者的孩子,关于一个命运所期战胜黑暗的人类——伊希铎的后裔,努曼诺尔的子孙,承载着人类,甚至整个中土的希望……

—他的父亲阿拉松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的儿子或许也能长成一代英豪。※1

他知道的不多,却已足够判断眼前人类的身份。

听说十年前埃隆叔叔领养了一个人类男孩,听说那个孩子的名字叫作埃斯特尔……

他抽了抽嘴角,轻轻笑了。鲜有的灿烂笑容,化成一抹温暖的流光,点亮了漆黑的森林,就像此刻点亮他双眸的那一丝光亮一样。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似乎他周身的一切黑暗都消失殆尽,他心中那点顽强的不肯熄灭的火焰终于挣脱了束缚。什么早已遗失很久的东西慢慢填满了他的胸膛——

那是希望。

“不错的名字。的确,在这个黑暗的时代,我们都急需希望和信仰。我真心希望你能给这个昏暗的世界带来一丝希望,就像你的名字一样,埃斯特尔。”

他转身走向丛林深处,却觉得那茂密绿叶间的黑暗已不再令他绝望。

因为他或许还不自知,但那一刻,正如他已寻觅已久的,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希望。

“埃斯特尔?”他让那个仿佛饱含魔力的字眼再一次从口中跃出。

一阵短短的寂静。

“来了。”


“我们要去哪儿?”

莱戈拉斯一面轻轻挥手拨开挡路的荆棘,一面小心翼翼地不让身旁的人类看出什么端倪。“我可以带你离开这片森林——”他顿了顿,又急忙加上,“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

林中还是一如既往地清冷昏暗,但这丝毫不能影响莱戈拉斯的视力。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同伴,注视着人类脸上微妙的表情。他知道他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的建议的,毕竟未来的人类之王冒险来到危机四伏的密林可不仅仅是路过而已。

他看见人类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裹紧了自己肩上灰尘仆仆的披风,望向头顶的树冠。这真是种奇怪的表现,莱戈拉斯暗暗想道,或许这是因为他“冷”了。莱戈拉斯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种感觉,他只见过一些重伤的同伴临死之前会不住地发抖——父王说,这是因为他们的力量正在流逝,所以才终于能感觉到“冷”。不知为何,身为这种被驱逐于黑暗的种族,似乎注定了被伊露维塔剥夺感知寒冷的体验。

他就这么发呆地盯着人类,脑子里好奇着冷的感觉,却突然觉得脸上一阵灼烧。他回过神来,这才发觉人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收回目光看向自己了。那双浅灰色的眸子里,是镇定而坚毅的火焰。

莱戈拉斯仿佛被烫了一下似的,本能地垂下眼睛,避开他的目光。

那平静而温和的眼神,却似乎要灼伤他的双眼。

“不,不用劳烦你了 。只要告诉我这里的大致地形和方位就行了,我自己能行的,谢谢。”人类似乎有点出乎寻常地慌张,好像也是刚从自我世界中回过神来。

莱戈拉斯早料到了答案,心却还是不免一落。他知道,人类拒绝他,多半是因为还有更重要更紧急的机密,可他总害怕,总担心,是不是那双洞察一切的灰色双眸已经看出了什么……

让他走吧。他仿佛听见脑袋里的一个名曰理智的声音在喊。你知道他的武功有多高强,你也知道他是什么人。若被他识破了身份,可不会有好下场。

可我还需要他!另一个名曰感性的声音嚷道。我还需要他的血。我已经受够了巨蜘蛛那肮脏的血液,受够了那因为饥饿而痛苦的日子。

他曾经信誓旦旦地向父亲保证,自己已经有能力独自在这荒林中生存,这是他证明自己的时候,证明给父亲,证明给整个王国——他已有资格做他瑟兰迪尔的儿子,他已能够承担这密林王子的称号……他不能放弃,更不能失败……

——但承认吧,他绝不想杀死这个有着一头黑发和一双灰眸的人类。他需要生存,但这并不意味着杀戮。若有可能,他不愿伤害任何一个生灵。半兽人和巨蜘蛛只是黑暗孕育的恶魔,杀害了多少无辜的性命,他们死得其所。但无论是百年前那个稚嫩的不忍对白兔下口的孩童,还是如今这个成熟的杀起半兽人心狠手辣的青年,他的尖牙,或许已染上了无数鲜血,但他的心,他的本质,他的内在,从来都未曾改变——

他渴望宁静与和平。他厌恶死亡与战争。

-莱戈拉斯,你很善良,善良得不像我们这个种族中的一员——你善良得像你的母亲。

他至今都不知道父亲说这话时的心情,他只记得似乎依稀在那双冰冷如霜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泪光。父亲从来都不谈起母亲。没有坟墓,没有回忆……※2 他不知道为什么,也或许永远无法知道了。

母亲,他那自有记忆来素未谋面的母亲……

莱戈拉斯紧紧闭上眼,抿紧了唇,将思绪拉回现实。

“没关系的。”他最终说道。“当然,你若不愿告诉我你的目的地,我也不会勉为其难。”他偏偏头,试着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我把你送到森林东方的出口,之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

两天,只要和他再待两天就够了。足够我几个星期的储备了。

可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却再也无法因一时的食物保障而放松。


夜晚的森林,却反而不如白天那般漆黑。莱戈拉斯挑了一条穿过空地的路,轻轻抬手,感受着月光透过枝叶轻轻洒在身上,洗脱了满身的阴晦昏暗。又是一天的辛劳结束了,如今他终于可以在月光中享受十二个小时的明亮,接着再度隐入那片茫茫无边的黑暗之中。

他用指尖轻轻扫过灌木和荆棘,攀抚树木新发的嫩芽,让自己的力量透过那古老而又年轻的血液,注入雅凡娜的子女们※3 中。他爱植物,爱自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血管里流淌着的精灵血液,更因为他爱它们的蓬勃、生机与繁茂——他在那一片片墨绿色的叶片上,看见了这些他从不曾拥有,也或许将永远无法拥有的东西。但他不会嫉妒它们,他只为他们感到庆幸,感到喜悦,并由衷地希望——哪怕是以永生作为代价,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共同迎接那除了月亮以外的光芒。

也是在此刻,他再也不用掩饰,再也不用克制。或许在父亲的王宫中他得到了呵护与爱,但只有在这片茂密的林间,只有在这轮皎洁的月下,他才像是回到了他的家,挣脱所有的束缚,抛开所有的掩饰,肆无忌惮地任凭那个禁锢已久的真正的自我,再一次将他冰冷已久的血液温暖。

但下一秒,他敏锐的耳朵就捕捉到了一声惊愕的吸气声。

“莱戈拉斯?”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掩盖住了自己正重新暗暗萌发的本性,转过头来,看着人类的眼睛只有纯洁的湛蓝的讶异。

“怎么了?

人类似乎诧异地愣了几秒,这才找补到:

“呃,我想问问,你是一个人住在这森林里吗?”

一个人。

他知道这只是人类为了圆场随口套的近乎,可这个问题,实在让他难以回答。

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他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但他同时也深深地明白,他从来都只是一个人。

无论父亲是否知晓他的孤独、他的痛苦、他的纠结,无论朋友是否理解他的沉静、他的寡言、他的坚忍……他都只是一个人,或许也终将只能是一个人。

父亲说过,他们生而孤独。可他却不明白,他前世究竟做了什么,让自己今生遭到这样的报应?

他曾无数次向伊露维塔求解、倾诉、哭泣,但他从来都不曾找到那个在黑暗中埋藏了太久太久的答案。

正如他越来越难以找到那颗在堕落里渐渐迷失自我的心。

他无意识地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音节,只是再度强压下自己内心澎湃翻滚的情感,让那揪心的痛苦渐渐过去。

“对不起。”他听见人类说道。他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抱歉与惋惜,而不仅仅只是一句出于礼貌的客套话。

“没事。”他咽了咽唾沫,最终恢复了往日那份沉静。

月色下,一个人类和一个精灵的身影,继续沉默无语地前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莱戈拉斯领着人类跨过那颗再熟悉不过的红皮树时,终于再次开口。

“我有我不愿说的苦楚,你当然也有你保密的理由。我们都清楚这片森林的危险。我只是希望,埃斯特尔,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相信我。”

他不知道以自己现在的身份,现在的计划,还有什么资格恳请人类的信任。他只知道当他将这句酝酿许久的话语最终吐出时,他句句真心。

他是个好人,我不能,也不愿害他。我只是需要他的一点帮助。作为回报,我也可以帮助他,仅此而已。

他不想让这个人类厌恶他,不想让这个人类憎恨他——他或许没有意识到,但这早已成为了他的本能。

他感到那双浅灰色的眼盯着自己的。他努力克制住了避开他目光的冲动,直视着人类那双月光下宛若明镜般的银灰色眼睛。他第一次发现,可以有一双眼睛,是如此深邃,如此睿智,却又如此美丽。

人类点了点头。

他笑了。淡淡的笑,却是数天以来最喜悦的笑。

“累了吗?今天就到这里吧,该休息了。”

他说着,轻盈地在他那被暂时称之为“家”的洞口前停下脚步,在那一堆纠缠不清的藤蔓中一撩。

前一秒还布满尖刺密不透风的荆棘,下一秒就乖乖地向后退去,露出了他那个简陋而又昏暗的临时住所。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里迎接某位客人。

也是最后一次。


*注释 ※引述

※1“他的父亲阿拉松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的儿子或许也能长成一代英豪。”:引自《五军之战》末瑟王对叶子的话。

※2“没有坟墓,也没有回忆……(There is no grave, no memory…)”:《五军之战》小叶子在刚达巴跟Tauriel提到自己母亲时的原话。

※3“雅凡娜的子女们”:雅凡娜·荠门泰芮,托老设定的维丽之一,奥力的妻子,植物女神。Yavanna是昆雅语写法,辛达语应为Ivan,但是直接这样音译估计就没几个人知道写的是啥了,所以翻译还是用的雅凡娜。


***TBC***

评论(2)
热度(9)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