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血叶(5)

标题:血叶(原名“密林万圣夜”)

原作:《指环王》《霍比特人》系列,电影和原著夹杂,之后会涉及微量《精灵宝钻》【涉及宝钻的内容第一次出现会给出注释说明】

CP:游侠Aragorn X 吸血鬼Legolas 

性质:万圣节贺文,预计中短篇,AL清水                甜文       向,吸血鬼AU,私设众多,不喜轻喷,错别字请指正~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前言〉

从本章起,《密林万圣夜》正式更名为《血叶》。主要是因为原题实在不切文意,也无点题,故此更名,并加入有关“血叶”的点题内容。

本章为阿拉贡视角。

一开始就是想写古堡线的恐怖小说风才开这篇文的……然而还是积累不够,或许并不够惊悚XD


〈五〉


“砰——!”

身后一丝冷风猛地卷起,拍打在灰绿色的斗篷上,厚重的大门闭上时掀起又一阵厚厚灰尘。最后一丝月光被挡在了门外。微小的浮尘轻轻洒落,恍若尘埃落定的一切。

伸手不见五指的大厅中,只有一丝幽幽绿光,来自手中那片清亮的绿叶。

“莱戈拉斯……”

熟悉的辛达语字母轻轻卷过僵硬的舌尖,青涩中带着一股清新的感觉,宛如那无数个共度的日日夜夜。心底的情絮像波涛般涌来。他还记得他说过,他的名字,有着绿叶的味道。

“擦”的一声,光束撕裂空气的声音。游侠猛然抬头,面前地上毫无征兆地亮起一片叶型光斑,幽绿正如手中那片绿叶,光柱直从地面照到高不可及的天花板,隐约映出破旧的天鹅绒挂毯的轮廓。光斑一片片亮起,渐渐由近及远,爬上台阶,延伸到空荡大厅尽头的高台上那扇紧闭的山毛榉木门前。

人类攥紧了手中的胸针,深吸一口气。是他,真的是他……他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呼吸,抬起脚步,却又顿时犹豫地停下。太多的疑虑、忧惧、不安涌上心头。不,不是对未知的惧怕,而是对背叛的忐忑,担心自己终究把信任无条件地赠予了错的人,害怕自己最亲近最关心的最终却成了自己的祸根。

可……不,他不该怀疑他,不是么?

-要相信我,埃斯特尔。相信我。

精灵清澈的嗓音回荡在耳畔,仿佛昨日。

人类再次迈出步伐,沉重的脚步声回响着犹疑,在空旷的厅堂中被不断放大。

他刚跃过第一片光斑,却立刻察觉到了异样,猛然一惊——身后的绿叶,已在陡然间变得血红。

定了定神,游侠再次握紧了手中莹莹胸针,紧得仿佛要把它嵌入手里,沁在心中,迈着颤抖的步伐靠近下一片光斑。不出所料,绿叶再次变为猩红。

他开始惊慌,小心翼翼地故意绕开脚下光斑,却阻止不了同样的厄运发生。那一片片绿叶,仿佛感应得到人类的气息,不可避免地被染成血叶。正如命运,在神之乐章中就冥冥写就的结局,永远无法躲避。

一步步,一片片,随着人类的步履,点点红光渐渐盈满了整座殿堂。猩红的光芒映着那抹青翠的绿,渐渐将它湮没吞噬在血的颜色中……

游侠终于登上了台阶之巅。向下望去,一条红叶串成的细线闪着阴森的光铺上台阶,好似一串血色脚印一路走来,埋藏着太多不可言及的过往……

人类打了个寒战,忙望向手中的绿叶。满厅红光的照应下,那一层清澈的碧绿背后,似乎也渐渐浮起了叠叠红丝,游离不绝,打破了原先表面上的那抹纯静美丽。

猛地合上手心,游侠不敢再想,转过身来,背对满地殷红。

面前木门紧闭。旧漆早已剥落,却掩盖不了暗红的木质,在腐朽之中散发着一股诡谲的清香。伸出手来,推了推那扇紧闭的门,木板吱呀一声向后滑开。他还未看清眼前的路,便在一片漆黑之中慌忙踏出脚步,急切地想逃离这座梦魇般的大厅,逃离往昔那如潮水般涌来的记忆……

可下一秒,他便后悔不迭。想来小心谨慎的游侠在仓促中两眼一黑,脚下传来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身躯在一片未知的黑暗中向下坠落,坠落……

“莱戈拉斯——!”

他在绝望中呼喊。

一切终将归于黑暗。


***


游侠在一片漆黑之中猛然睁开眼。

黢黑的洞穴里,似乎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响动。

他在毛毯中微微转了转头,眼角余光瞥见山洞另一角精灵的被褥。一个身影正坐在其中,背对着他,褐绿相间的猎装上似乎套上了一件黑袍,宽大的兜帽罩在低下的头上,在帆布和黑夜的掩饰下丝毫看不见那头散发着光晕的淡金色长发。唯有搁放在一旁的长弓和箭筒露出一角,昭示着主人的身份。

阿拉贡皱了皱眉。他确信精灵几小时前还信誓旦旦地保证,这藏身之处隐蔽至极,完全无需守夜,让他安心入睡。他没有起身,继续缓慢而有节奏地呼吸着,假装从未醒来,却暗中竖起耳朵,在自己的呼吸声中,捕捉着不远处的角落里轻轻传来的响动。那似乎是吮吸的声音,其间还隐约夹杂着金属的碰撞,几乎淫没于暗夜呼啸着穿过洞穴入口的风声中。

深秋之夜,寒风凛冽。可他绝不会弄错,空气里裹挟着鲜血的气息。

他尽可能无声无息地缓缓爬起身,手按在了腰间从不离身的匕首上。从小在伟大的金花领主门下习武,已让他练就了一身几乎能与精灵匹敌的机敏和轻盈,连亚玟都鲜能听清他前来的脚步。

精灵或许是可以彻夜不眠,但在一场恶战和一晚上的跋涉之后,仍旧午夜爬起来喝水可不是什么正常的习惯。他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这片森林充斥了各种各样未知的危险生物,而对方对自己的来历闭口不谈,还有那怪异的外表……他从小在精灵之中长大,他知道精灵应该是什么样子。可莱戈拉斯——他的直觉总告诉他,这个精灵有点异样。现在想来,他甚至都不能确定这位“莱戈拉斯”是个淳朴坦诚的西尔凡精灵。

不,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一定不是。

一步一步,阿拉贡小心翼翼地靠近角落里的身影。良好的心理素质使他的呼吸依旧保持着平静,但在胸腔之中,他的心跳却在无意识地加剧……

越过精灵的肩头,借着朦胧的月光,他似乎看见兜帽下的身影捧着一支箭,不知在做些什么。他周身散发的光芒也不再是纯净的白银,而是变成了一抹幽暗的血红,在周围的空气里蕴酿不详的气息……

啪嗒!

阿拉贡一不留神,踩在了一颗松动的石子上。

金发精灵猛地转过头来,看向阿拉贡的,还是那一双熟悉的蓝眼睛。只不过,这次游侠似乎看见,那洁净的蓝色表面下,隐藏着什么更深的颜色——

是一圈红色的波光,还在眼底荡漾。

“埃斯特尔?你怎么还没睡?”

“呃,我……我有点饿了,所以起来看看有什么吃的。”游侠随口编道。

精灵看似随意地眨了眨眼,那圈淡蓝深处的红渐渐褪去,消散如烟,最终再也隐匿不见。

“抱歉,我这儿没什么干粮。明天早上我们去森林里打些猎物回来,劳烦你再忍一忍吧。”

阿拉贡点点头,却很清楚眼前的精灵没说实话。有什么精灵会在独自远行——特别是来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时,不往包袱里放几块兰巴斯?但眼下还有比这更可疑的问题。

“你,呃,这么晚也不休息吗?”

“我?”精灵歪了歪嘴。“我不累,我还有工作要做呢。”他说着,举起了手中的绿羽箭*2和一把精巧的白色镂花匕首。那匕首刀柄是精灵头发一样的金色,似乎还雕刻着交缠藤蔓状的花纹。阿拉贡这才发现精灵脚边还放着一碗清水。

“我得趁着天还未亮,把这些箭都磨尖了。我没有多少武器补给,而这片森林里的半兽人可远远不止今天那些。”

原来如此,或许真是自己多疑了。在林中的这几天,不见天日,无亲无故,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大概已经让他的神经过于紧张,对一切都开始疑神疑鬼了。然而,阿拉贡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精灵领口那枚叶状胸针上。

这次,游侠的心跳着实慢了一拍。

“埃斯特尔?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回去休息了。”

阿拉贡避开精灵探询的目光,转身爬进自己的毛毯里,却再也挥不去脑海里精灵的模样:那惨白如纸的脸此刻变回了正常的颜色*3,那原本干裂的唇如今红润无比。而最诡异的是,那枚绿宝石雕琢成的胸针,却在黑夜里,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鲜血般殷红的光*4。

这次绝对不会有错。阿拉贡清清楚楚地看见,绿叶,是血红色的。


*注释 ※引述

*2 绿羽箭是个伏笔,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

*3 这也可以算个关于吸血鬼的私设吧。好像大多数吸血鬼都是一支脸色苍白的,然而小莱是只要补充血液肤色就会恢复正常(之前也是饿惨了)。


***TBC***

评论(5)
热度(7)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