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血叶(6)

标题:血叶
原作:魔戒系列
CP:游侠Aragorn X 吸血鬼Legolas 
性质:预计中短篇,AL清水甜文向,吸血鬼AU,私设众多,不喜轻喷,错别字请指正~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前言〉

莱戈拉斯视角。

能力私设警告。

这章原来有好多bug……不改不知道,一改吓一跳。


〈六〉


和衣躺下,莱戈拉斯眼中清亮的光渐渐暗淡,可那双敏锐的耳却不曾休息。他听见洞口上,刺藤窸窸窣窣地爬回原位,再度纠缠覆绕,掩上窜风的洞口。他听见远处的林间空地中,他所藏身过的那棵红皮树上,叶片沙沙作响,伸展稚嫩的叶苗,覆盖上高攀的枝条。他还听见,终于,离他几米开外的毛毯下,那个人类游侠终于闭上了那双灼人的灰色眼睛,不再向他的背影张望……莱戈拉斯等待着,等待着,等到人类的呼吸完全平静,陷入了这夜晚万物起伏的呼吸声中时,才轻轻坐起身来,攫起了身旁的箭筒。


他不知从被褥下何处摸出了一只小木碗来,从箭筒里取出几只红羽箭,然后从腰间皮带上抽出他那把白刃匕首——这对双刀是年幼时父亲送给他的,以备不时之需防身,自此他离家在外即便入睡都不曾取下过。他还记得最初拿到这份礼物时的欣喜,以及父亲看着他时偶然露出的温柔笑容。后来他才从管家加里安口中得知,这对双刀,是堂堂密林之王熬夜三宿为儿子打磨而成的。 


而这柄箭,则是他自己亲自设计加工的。


流线型的尾羽,挑选最上等的叶片制成,平衡性与精准率都是一流;锋利尖锐的箭头,箭尖分为三股细小倒钩,命中则深刺入皮肉,难以拔出,不给敌人任何侥幸逃脱的机会;而中间的箭杆,取材于红皮树的细枝,中通外直,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木头特有的清香。


血色山毛榉——这是这种木材的名字,也是这漫山遍野成百上千的树种中莱戈拉斯最为喜爱的。它的外观与普通山毛榉并无不同,浅红褐色的树皮,墨绿色锯齿边的叶片,可一旦遇到血腥气息,树叶便会在转瞬间由绿变红。就如同他自己,被永世诅咒。尝试掩盖罪恶,但在鲜血的诱惑前,嗜血本色便暴露无遗。他厌恶鲜血,而命运弄人,这是无法忤逆的天命。


莱戈拉斯用锋利的刀刃在箭杆上轻轻划开一道口子,让暗红色的液体顺着裂缝涌出,沿着碗壁,潺潺地流进木碗里,渐渐汇成一汪幽暗的湖泊。


那熟悉的味道已经在空气中蔓延,带着固有的咸味,却又因主人的肮脏而不显鲜美。莱戈拉斯皱了皱高挺的鼻梁。这也是为什么他急于寻找一个除半兽人和巨蜘蛛以外的猎物,可他现在实在是太饿了。他想着,将那碗“夜宵”一饮而尽,让粘稠的液体顺着喉咙淌下,滋润干裂的唇,感到生命终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如果他尚且还有生命的话。


放下手里的绿羽箭,扔回箭筒,任由箭杆上的开口自己愈合,又拾起另一支。这次一定不能犯以前的错误了,他盘算着,再喝一支,剩下的就都存起来,起码还能维持半个月的衣食无忧。


箭支被一根根划开,木碗里的液体越积越多,却从未溢出*1。终于,身旁的地上只剩下了最后一支箭,镶着金边的尾羽不像之前那般带着污秽的昏暗,反而闪着耀眼而充满生机的红色光芒。


不知道人类是什么味道?莱戈拉斯暗自琢磨着。他之前从没遇到过人类——幽暗密林的险恶早已声名远扬,至今还没有人类胆敢闯入这片恶魔盘踞的深林。


莱戈拉斯从怀中掏出一只圆润小巧的水晶瓶,轻轻撬开瓶颈上镶着钻石的瓶盖,再小心翼翼地用刀尖在箭杆上戳出一个小孔,让鲜红的汁液顺着小口流进瓶中,渐渐填满了透明的瓶身。


四周弥漫的气味清新又带着一股微甜,让莱戈拉斯想起了童年在地底的花园中玩耍时金色的阿尔费琳花※2的香气,又或是在深夜爬上房顶在晚风中仰望星辰的感觉。他舔了舔唇,让自己沉浸在这份美好而珍贵的回忆中,沉浸在这美妙宜人的气息里。


柔软的嘴唇贴上了瓶口,灵巧的舌轻轻一卷,将鲜红色的液体带入口中。


那是清晨青草上沾上的甘露,那是春季花瓣间陈酿的蜜糖,那是混杂了幽林蕴育的绿叶和山谷环抱的希望的味道。


莱戈拉斯不知道该怎样用语言形容这份滋味,他只知道,一瞬间,他仿佛挣脱了一切束缚。那一刻,他似乎已经离开了那个幽闭的山洞,离开了那片不见天日的深林,离开了这个世界……怀抱着他的,只有一片久违的温暖,轻,与自由……


——但周围一片寂静里赫然出现的异样,猛地把精灵拉回了现实。


首先是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在他的激动之情中,遮掩洞口的藤蔓不知何时又已再次散开。接着,精灵的耳朵敏锐地察觉到,不远处那个熟睡的人类的心跳,猛然开始加快——只有一丝轻微的声响,但这已足够了。


他的心跳也开始跟着那个扑通扑通的声音逐渐加剧。


——他醒了。


莱戈拉斯猛地塞回水晶瓶的盖子,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握紧白刀,又一挥手让身旁那碗暗红色的液体披上清水般无害的外表*1,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一下下地刮着早已锐利得能划破羊皮纸的锃亮箭头。


他已经发现了吗?如果他发现了,又知道了多少?他会不会主动攻击?要是他想杀我,我又该不该杀他?


莱戈拉斯发现自己的思绪从未如此混乱,在一片慌张之中,竟忘了重新掩盖自己刚彰显出的本性。


啪嗒!


一粒石子的松动,最终点醒了他。


他假装惊讶地转过头来,装出才发现人类的样子。同时,黑暗中,那双微红的眼睛迅速恢复成了往日毫无异常的湛蓝。


“埃斯特尔?你怎么还没睡?”


“呃,我,我有点饿了,所以起来看看有什么吃的。”


可怜的谎言。(Pathetic lies.)莱戈拉斯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竭力让最后一点感性的显露被理性的掩饰淹没,并试着努力直视人类的双眼——那双在黑夜里仍如太阳般闪耀灼烧的双眼。


“抱歉,我这儿没什么干粮。明天早上我们去森林里打些猎物回来,你再忍一忍吧。”


人类点了点头,可莱戈拉斯看得出他并没有相信他的话。


“你,这么晚也不休息吗?”


“我?”他举起了手中的绿羽箭和白刀,试着笑了笑,却发觉自己的笑容是那般生硬虚伪。“我不累,我还有工作要做呢。我得把这些箭都磨尖了。我没多少武器补给,而这片森林里的半兽人可远远不止今天那些。”


但人类紧盯着他的眼神忽然警惕地扫过他的唇和他的脸。接着,在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跳中,莱戈拉斯听见人类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埃斯特尔?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回去休息了。”


他看着人类带着异样的脸色和躲闪的目光,转身爬回了自己的被褥,但在那双素来冷静沉稳的灰眸中,莱戈拉斯看见了一丝从未见过的东西——恐惧,还有惊慌。


莱戈拉斯摸摸自己湿润的唇,怔怔地看着人类重新躺下的背影,陷入了静默。


*注释 ※引述


*1 储血碗:重改时看到这个永远装不满的碗的设定其实我是惊讶.jpg的!还有变成清水,实在不合乎原著中“精灵并没有魔法”的观念。然而……也没法改了,既然Luthien都能扮成吸血鬼,就假装小莱的魔法碗能储存鲜血且永久保鲜吧。


※2 阿尔费琳花:辛语Alfirin(永生),第一纪元又名Uilos(永白),洛汗名simbelmynë(永志花)。大片盛开的星形洁白小花,曾出现在在贡多林和洛汗诸王的坟墓上,但原著小莱歌中Lebennin (五河)的Alfirin是金色的。


最后附上几张山毛榉:



这就是山毛榉叶啦,然而感觉并不适合做成箭尾……


***TBC***

评论(4)
热度(13)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