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密林父子】猫(1):雨夜

临时起意的一个脑洞。现代AU,化猫梗,亲情向。

无责任小短篇,挖坑不填系列。如果哪天养了猫就写下去【大概是没这个可能了……

尝试一种简单而又不刻意的文风,写起来很爽~

另,开学进入繁忙期,只能在公交车上用爪机码字了……《血叶》大概会搁置一段时间,一有时间就不定期回来更~


***


黑暗的雨夜。


走廊上的灯光是如此冰冷,刺得他含泪的眼生疼。


他无助地倚在手术室门边的墙上。孤独,寂寞。


不,我失去了你母亲,不要让我再失去你。


门吱呀一声开了,在一片寂静中回响。他猛一下直起身来。


医生取下雪白的口罩。他不需要听。他已经可以看出医生眼中的无奈与抱歉。


一向冷静的总裁先生垂下头去。眼泪像刀刃,砸在光滑的地板上,更砸在他的心尖。


他没听清医生的道歉与安慰。他冲进病房,看见护士从孩子的嘴上取下氧气面罩。


他冲过去,一把推开护士,像疯了一样地摇晃着他的孩子毫无生气的身躯,最后搂过他冰凉的头颅,最后一次把他抱在自己怀里,用泪水温暖孩子的脸颊。


他不知道自己在医院待了多久。他只知道,当他离开时,或许已近午夜。医生建议叫司机来接他,可他拒绝了。他一个人,走进了滂沱的黑夜。


他转入街角的一家小酒吧,在吧台上花光了自己兜里所有的钱。红酒一杯接一杯地灌下肚,在迷离的灯光中喝红了眼。


他扶着墙,摇晃着走出酒吧,在浑噩的雨夜中蹒跚。他把那把钻石搭扣的伞落在了医院,可他无意避雨。就让豆大的雨珠砸在他身上吧。这是上帝对他的惩罚。


他闭上眼,抬起头,任凭雨水混着泪水肆意流淌。一丝不苟的金发被雨水淋湿,粘在他俊美的脸侧。绝望如雨水淹没了他的希望,悲伤如黑夜吞噬了他的光明。


在雨夜中,他听见一声轻轻的呼唤。


“喵——”


他眯起通红的眼,循声走去。墙边的角落,摆着一只无盖的纸箱。他走上前去,看见里面蜷着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奶猫。小家伙浑身湿透了,金黄色的毛湿漉漉地皱成一团,一双闪闪发光的蓝眼睛透着恐惧与绝望。那与他一样的绝望。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当他推开家门,管家从他手中接过湿透的皮大衣时,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一只金色的小猫,怎么也不肯松手。


“瑟兰迪尔先生,我很抱歉。明天的会议已经取消了,您该好好休……”


瑟兰迪尔没听见似的,径直走过了加里安,手温柔地顺着小猫柔软的毛,走向浴室。


“我给你取名——莱戈拉斯。”


***TBC(if possible)***

评论(6)
热度(7)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