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血叶(7)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6)


〈前言〉

考完试证明存活……狂飙剧情中。这章大概是剧情进展最快的一章了,也是大改了很多稿。


〈七〉


寂静的黑暗,是能够把人逼疯的。


他侧卧着,面朝岩壁,瞪着阴影中岩石凸起的纹路。一阵响动 ,身后的精灵睡下了,宁静平稳的呼吸声逐渐传来,却丝毫无法平复他紧张的心神。


他回想着先前的画面:莱戈拉斯苍白的脸,鲜红的唇,眼底荡漾的血色……他是谁?是某种未知而危险的黑暗生物?是觊觎他的秘密的奸细?又或是黑魔王变来迷惑他的幻影?他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绝不是表面上纯良无害的精灵。他对他,一无所知。


除掉他!除掉他!脑海里一个声音在说。绝不能让他知道你的身份和任务,绝不能让他危及你的安全。你冒不起这个险。


他悄声从毛毯下爬起身来,拔出小腿上缠着的匕首,踏着悄然无声的步子,轻轻走向睡梦中的精灵。


月光,透过洞口缠绕蜿蜒的藤蔓洒进洞穴,落在冰冷锋利的银色刀锋上,闪出明亮刺眼的光芒。

阿拉贡试图控制自己的呼吸,却无法左右心跳不断加剧。高举起的匕首,似乎灼烧着他的掌心……


他看着,看着,看着那俊美而又安详的睡颜。精灵那清秀的眉目和纯净的蓝瞳,高挺的鼻梁和温润的嘴唇,还有那苍白面容之中隐隐暗藏的一丝孤独和脆弱,在皎洁的月光下,隐隐泛着朦胧而又神秘的光。


精灵睡觉是不用闭眼的。他知道他看不见,可面对那双水灵的眼睛,他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精灵的眼眸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而再过几秒,这双眼睛就将因为他,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他举起了刀柄。他知道,只要在一念之间,他就能轻而易举地清楚清除自己眼前最大的威胁,确保自己的重要任务万无一失。只需要手起刀落,这个诡异的可疑“精灵”就会在睡梦中断送生命。


结束它,阿拉贡,结束它!*1 难道你作为一个走南闯北、身经百战的游侠,连杀死一个手无寸铁的人都不敢吗?那你还怎么上战场,怎么面对更残忍的敌人,怎么成为人类的希望?


他闭上了眼,扭过头去,像是不愿亲眼看见那冰凉的刀刃刺入那具美丽的身躯。刀刃对准精灵的心脏,刺了下去——


“啊——!”


他轻声呵道,手中的匕首最终无力地垂在了身侧。


没办法,他无法没有证据,仅因心生怀疑就滥杀无辜——尤其这位“无辜”还是在睡梦之中手无寸铁、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这不是他的做派,他无法就这样肆意杀害一个看上去如此纯洁无瑕的生灵。


外表是会骗人的,阿拉贡。他仿佛听见那阅人无数的金花领主睿智的声音。想想索伦吧,想想安纳塔。在你之前有很多远比你伟大的智者,他们也都曾被美好的外表所欺骗。


但唯有持有一颗仁者之心,你将来才能举得起那把王者之剑。埃隆领主的声音无法抑制地在耳畔回响。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临行前是如何答应养父的。自己的刀刃上,除了敌人,不会沾染任何其它生灵的鲜血。他的那双手,只是用来斩杀邪恶,医治光明的。*2


他不知道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救命恩人”究竟是何许人也,不知他是敌是友,但他也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滥杀生命,这样,他还与黑暗生物有何差异?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摆脱这个来历不明的可疑精灵。若在那之后他还继续尾随自己的行踪,那么他将不得不采取极端措施。


游侠打定主意,又看了看那张熟睡的脸,开始将自己为数不多的随身物品塞进包袱里。


***


夜晚的森林,比白天明亮,却莫名地使人感到更加压抑阴森。每个月光沾染的角落,每株镀上银边的草木,都似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叶片上忽闪的光,是扑朔的眼,紧盯着他的身影;树干上突起的纹路,是深邃的耳,聆听着他的脚步。每一根藤蔓,每一株草,每一片树叶,每一根枝条,都是被月光唤醒的间谍,无处不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伊希尔再不是月夜独行时和蔼可亲的引路人,却摇身一变,成了指使罪恶的源泉。


阿拉贡开始飞跑起来。跨过一棵棵横木,越过一汪汪水潭。他跑着,跑着。潮湿的空气已经闷得他喘不过气来。他跑着,跑着。不顾自己跑向何方,只想越快逃脱这片诡秘丛林的魔爪。


静谧的夜里,他能听见自己慌不择路的脚步,也能听见他那沉重急促的喘息,还有狂跳不止的心跳。但在这一切的背后,在那一片片被抛在身后的黑暗中,他似乎还听见了什么:他听见草木窸窸窣窣的密谋交谈,他听见藤蔓划过草地的沙沙步履,他还听见在遥远的地方似乎有一个虚幻空灵的声音在呼唤着他的名字:埃斯特尔……埃斯特尔……


他拼尽了最快的速度跑着,跑着。他要逃离这片林子,逃离这个再做下去就会永无止尽的噩梦。


他已看不清眼前的路,甚至看不清脚下的步伐。他只是飞奔着,飞奔着,终于,眼前一黑……


视野所及的最后一幕,是看见草地在一片泥潭的包裹下变得越来越远。


而耳中回荡的那个声音,则越来越清晰……


“埃斯特尔!埃斯特尔!”


而一切终将归于黑暗。


***


阿拉贡感到左臂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猛地刺痛,接着,一股清凉的感觉便顺着血液传遍了全身。他打了个激灵,一下子张开了眼。


可眼前并不是舒适干净的床铺,温暖可爱的阳光,和养父慈祥和蔼的面容。噩梦没有结束,他还在那片永无止境的森林中,身子被一片沼泽束缚着,无可避免地往泥潭里陷去……


他在竭力保持清醒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是彻底完了:他的胸腔以下已完全没入泥中,挣扎,只会陷得更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淤泥吞噬自己剩余的身体,最终漫过头顶,带他步入那来临得太早的死亡。


只是为何,他的手臂上、身体上,都缠满了一根根不粗不细的藤条?


他顺着那藤蔓的末端,挣扎着抬起头,向岸上望去,只看见一双眼熟的深褐色战靴,还有半截墨绿的猎装下摆,心中一惊。


他来干什么?是来救他吗?又或许这从头到尾都是他的阴谋,如今他来只是想幸灾乐祸地嘲笑他的愚蠢,亲眼看着他的毁灭?


衣服的主人跪下身来。在一米多远的岸边,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的眼。眸中已不见了先前山洞里的那抹红,只剩下令人不解的隐约的慌张和惶恐。那是焦急吗?还是在最后时刻装给他看的把戏,好在最后一秒拆穿,让他被救的希望彻底覆灭?


“埃斯特尔!埃斯特尔,你还好吗?”


精灵一向镇定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


我很不好!阿拉贡的内心在怒吼着。这食人妖都看得出来!


但他还是尽可能地点了点头。


“不要慌,不要试图挣扎,我马上就救你出来。”


你会吗?


身上的藤蔓突然猛地缠紧。阿拉贡吓了一跳,这才发现那一根根藤条的末端,连着的不是土地,也不是枝条,而是精灵一双苍白纤瘦的手。


他惊恐地瞪着精灵的双手。他没看错,那藤蔓着实是从那手心中直直长出来的,不是他穷途末路的幻觉。他在中土游历数月,也见识了不少奇闻轶事,却从未在这片包罗万象的土地上见过这样的能力,这样的物种……不,他绝对不是精灵,绝对不是。那他是什么?他又想对他做什么?


“不要怕,不要怕。你必须相信我。真的。我是在救你。”


胸膛上的藤蔓越缠越紧,本就快喘不过气来的阿拉贡已经几乎无法呼吸。他是想勒死他吗?不仅是亲眼见证,还要亲手造就他的死亡?他想甩开那些牢绳的束缚,把他们扯下,撕碎,不让那个不明物种的凶手得逞。就算死,他也不能束手就擒;就算死,他也要死得有尊严。


岸上的身影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别动!一动只会陷得更深,你会死得更快。”


你都要杀了我了,还在乎或早或晚么?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让我自己死在自己手里。


他开始用手扯掉身上的藤蔓,同时加速地往泥潭深处陷去……


“不!埃斯特尔,不!”


然而人类没有理会精灵。


“埃斯特尔,听我说!看着我的眼睛!”


一根藤蔓缠住了阿拉贡已挣脱出来的手,又是一根,将他的头使劲掰起,让他的眼直直地望向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要相信我,埃斯特尔。求你了。相信我。”


那双陌生而又熟悉的眸子,依旧像冰封似的深不可测。可这时,那层厚厚的遥不可及的冰墙正在一点点地融化、瓦解,让那精心粉饰、层层守卫后的东西一点点地显露出来——那种脆弱的孤独、迷惘的空虚、深切的悲愁,还有此时此刻绝望的哀求……一点点,一点点,让阿拉贡终于第一次,看清了那双变幻莫测的双眸背后,最本质、最纯粹、最裸露的自我。


“埃斯特尔,相信我。”


不知道为什么,他停止了挣扎。是出于对那双眼睛的怜悯吗?或许吧。但此时此刻,不知为何,在心灵最深处的角落,他愿意选择相信这个手里长出藤条,正在把他肺里的空气一点点挤完的精灵。他相信那双眼,相信了那孤独,那空虚,那悲愁,和那哀。他选择相信这个精灵,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精灵,把自己的生命,默默放在他的手中。


他停止挣扎,闭了上眼,没来得及看见精灵的眼中闪烁的光——那是颗晶莹的泪。


他感觉身上的藤条在慢慢、慢慢地抽紧,肺里已不再有任何氧气,窒息的感觉几乎要把他活活呛死,但他也感觉到,那一根根藤蔓缠住了他的身体,用常人无法想象的力气,猛地把他向上一拔……


他瞬间自由了。双腿还很麻木,但他自由了。


藤蔓轻轻松开了他的身子,慢慢地,慢慢地,把他温柔地放在松软而又坚实的草地上。他睁开眼,模糊的视野里,看见月光洒下,在飞奔过来的人影上,投下一个黑黑的剪影。


但此刻,黑暗已不再让他害怕,不再让他恐惧,不再让他猜疑。环抱起他的那双手,是冰凉的,却令他感到如此温暖。


莱戈拉斯的脸凑了过来,焦急地,却又带着难掩的宽慰与欣喜,注视着他,检查着他的伤势。月色里,几缕金色发丝下,那双纯净无暇的蓝眼睛闪闪发光。纷飞的思绪,此时此刻都已渐渐远去。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只有那双蓝色的眼,和其间若隐若现的星光。


在一片混沌中,他从未感到如此轻松,如此平静,仿佛自己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那段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时光。不需要承担重任,不需要背负期望,不需要付出所有努力去成为一位出色的领袖,一位伟大的王。


“你没事吧,埃斯特尔?”


一片空寂中,那个清澈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此时此刻,抛却了怀疑,抛却了猜忌,那个声音变得如此悦耳,宛如天籁。


“叫我阿拉贡。”


埃斯特尔*3虚弱地冲他笑了笑,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TBC***


*注释 ※引述


*2 他的那双手,只是用来斩杀邪恶,医治光明的:这也是呼应了为什么在《TTT》中Aragorn坚持放Grima一条生路——已经有太多的人为这场战争流血了。


*3 埃斯特尔:心细可能会发现,这里阿拉贡视角叙述时第一次称人皇为“埃斯特尔”。因为经过这次的遇险获救,人皇在一片昏迷中放下了猜疑和烦恼,在某种意义上,又重回了童年时还不自知身份的埃斯特尔时期。

评论(7)
热度(13)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