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密林父子】猫(2):草地

清明发刀,发完就跑~

本文为无责任短篇,更新看心情,多半没后续。前文见:


目录:

(1)雨夜


清晨淅沥的小雨,洒在郊外清澈的空气里。青翠的草地,挂着亮晶晶的水珠,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莱戈拉斯以前最喜欢这种味道。瑟兰迪尔还记得他小时候,最爱光着小脚丫在花园的草地上爬来爬去,似乎也不怕尖尖的青草把手脚刺得生疼。每当瑟兰迪尔来把他抓回卧室柔软的地毯上,他就哈哈大笑着飞快躲开,灵敏得像只小猫。


他知道他的孩子会喜欢这里的——她的孩子。毕竟,她也曾喜欢这里。


现在,孩子终于能和母亲团聚了——只不过,他却无法与他们团聚。


牧师一尘不变的语调,枯燥地念着悼词。可那沉重的语句从他耳边溜走,不留下一丝痕迹。他举着透明的伞,站在主持台后,眼神游离,好像他的思绪已经离开了当下,回到了三年前。


“Ada?”


莱戈拉斯最喜欢叫他Ada。或许因为这是他牙牙学语时发出的第一个单词。不是’Dad’,不是’Da’,却是一个特立独行的’Ada’。当瑟兰迪尔每次不厌其烦地纠正他时,他就会一本正经地嘟起嘴:“为什么我要跟别的小朋友一样?我的Ada跟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不一样。我的Ada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每当这时,瑟兰迪尔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暖洋洋的。所以每次听见莱戈拉斯叫他’Ada’,他心里也暖洋洋的。


那次是个例外。


“Ada?Ada?Nana去哪里了?”


他感到莱戈拉斯那软乎乎的小手攥紧了他的大手,大大的蓝眼睛里满是不安与焦急。


瑟兰迪尔站在新翻的草地前,郊外清澈的空气散发着芳香。他静静地凝望那块灰色的墓碑,上面黑色的字体是他亲手镌刻上的名字。


他决定向莱戈拉斯隐瞒事实。他才四岁,还太小太小了。他知道他无法理解,无法接受,更无法面对死亡。


“Nana……Nana她去了一个地方。她很快就会回来见小莱的。”


“胡说!”令他惊讶的是,莱戈拉斯竟一把甩开他的手,声音里带着哭腔。泪水溢出了那双蓝色的大眼睛,顺着脸颊淌下,打在草地上。“你骗人,我都听见了!我都听见了!他们都说Nana回不来了!他们都说……都说Nana再也不会回来见小莱了……”


他急忙蹲下身去,想安抚他的孩子,想伸出手为他擦去眼泪,可莱戈拉斯像小猫一般躲开了他,声嘶力竭地大喊道:


“Ada是坏蛋!小莱最——讨——厌——Ada了!”


他看着莱戈拉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飞快地跑走,而他却两手空空站在原地,无能为力。


后来,他再也没有带莱戈拉斯来过这片草地,莱戈拉斯也再也没有问起母亲。只是他知道,后来,莱戈拉斯就不喜欢草地了,对灰色的石头也有一股莫名的厌恶之情。别人或许都无法理解,可他知道。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而今天,他终于还是带他来了,却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甘道夫不知何时已结束了他冗长的演说,此时正撑伞走向他,把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就像上次葬礼那样。


他还清楚地记得,三年前,他对他说:“节哀顺变,瑟兰迪尔。你还有莱戈拉斯。你不能放弃希望。”


可这次,他还能说什么呢?他连莱戈拉斯都失去了。他还有什么呢?他还有什么理由保持希望?


甘道夫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节哀顺变,瑟兰迪尔。”老者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希望。”


瑟兰迪尔看着他。若是平日,他一定会回怼几句。可今天,他什么也不想说。


甘道夫叹了口气,走开了,好让其他亲友们上前致哀。


一张张熟悉的脸从眼前掠过,一声声“节哀”,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意义。


说起来容易,可对一个刚失去独生子的单身父亲,又怎样节哀,怎样顺变?


最后上来的是埃尔隆德。


“瑟兰……我知道你现在大概什么都听不进去,但我也经历过你的痛苦,我也失去了凯勒布里安,我只想说,无论生活对你有多么残忍,世上中总有些美好的东西,值得去为之奋斗。”


他看着挚友真诚的眼,只是含糊地点了点头。


***TBC(if possible)***

评论
热度(4)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