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生如夏花之绚烂 死如秋叶之静美
开个小号专门放文
中土大坑躺平中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AL】万圣节贺文:血叶(8)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6) (7)


〈八〉


一片黑暗里,精灵敏感的尖耳已经竖起。


他听见身下的大地微微颤动的声音,他感到周身的气流悄悄变向的流动,他知道不远处那个人类已经从被褥中爬起,朝他步步逼近。


这一切的一切,在这静谧的夜里,已经很轻,很轻,轻到可以轻易骗过一个精灵——但,可惜的是,还不够轻。


精灵没有起身,只是暗暗攥紧了斗篷下握着双刀的手。


他有种冲动,想闭上眼。或许是不想睁眼面对死亡吧,又或许,只是不想让人类看着自己的眼睛杀死自己——尽管这双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红。


又或许,正是因为这双眼中已没有了先前的红。


但人类自小在伊姆拉崔长大,想必清楚精灵睡觉从不闭眼。他只好瞪着眼,努力使自己的目光在黑暗之中游离地失去焦距,面对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知道等待着他的是什么。但说实话,他真的不想伤害他。这个人类与那些丑恶的半兽人和巨蜘蛛不同,他心中还有着善良与正义,信仰与光明——他看得出来,他能从他的眼睛中看得出来,那双灼烧不息、炽热无比,让他无法直视的眼睛。


啊,光明,这是他渴求了多少载春秋、多少个世纪的东西!终日蜷缩在这无尽的暗夜里委屈求生,他多么想穿过这些保护着他,却同时也束缚着他的枝叶,看看外面那明亮的世界,那鲜艳的美好……可惜,这么久了,一切,都是奢望。


-莱戈拉斯,别傻了。这是属于我们的诅咒,我们将背负着它,直至我们永生生命的终点。渴求光明,又如何?那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永无止尽的奢望。自从黑暗降临在我们身上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早已无力回天。


他羡慕他——这个人类,拥有着一双能看见光明的眼睛,和一颗赤诚无比的跳动不已的心。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即使这时间在精灵眼中不过是转瞬即逝——去欣赏他身边的美,去为保卫他所爱的一切而战。他不想让他的生命终结在自己手里,更不想让自己的心因为今晚的所作所为而永远笼罩在愧疚和自责的阴霾中。


因为那颗早已黯黑的心中他能保留的仅存的光明,也就是自己的原则与善良了吧。


他能无声的眼能依稀看见人类近在咫尺的朦胧的影子,而人类却对岩洞口暗暗生长的藤蔓毫无察觉。既然这一战,已无法避免,只希望最终,不必拼个你死我活。


莱戈拉斯等待着,等待着。等着那锋利的刀刃猛地刺向自己的胸膛,等着骤然跃起用匕首打落人类手中的刀,等着人类在一片惊诧中发觉自己的双腿已悄无声息地被藤蔓缠绕……


他静静地等着,等着,等着宁静的夜里,命运的钟声敲响。


而他又在等什么?犹豫吗?踌躇吗?恐惧吗?他在等什么?


“啊——!”


莱戈拉斯的直觉催促着他跳起身,不让冰凉的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但理智却将他死死地钉牢在地上,一动不动。那不是杀人前奋力的叫喊,那只是一个人在百般纠结彷徨之后最终再也无法忍受最终败下阵来的悲叹。


攥着刀柄的手放松了,地上缠绕的藤蔓也纷纷退去。他听见人类的脚步渐渐远去的声音——这一次,却没有了刻意的遮盖与掩饰,只是那般沉重,那般沮丧忧愁。


窸窸窣窣的翻找之声。他还是要走了么?他终究还是没法将这来之不易的猎物牢牢攥在自己掌中。攥不住也罢,他已经有了能维持半个月饮食无忧的储粮,就让他走吧。


人类的脚步声渐渐走向了洞口,撩开藤蔓变成的门帘,离开了漆黑一片的岩洞,又钻入了一片更为广阔、更为无尽的连绵黑暗之中,只留下,一片更为沉寂的静默。


精灵缓缓睁开眼,凝视着洞顶岩石的阴影。一切,又回归了从前的黑暗,寂静,与孤独。


是命运驱使着他吗?他不知道。或许,只是冥冥之中已经注定的一些东西,早已无法改变了吧。


精灵爬起身来,抓起长弓,背上箭筒,将双刀插回箭囊,一挥手掀开藤蔓,悄然无声跟着人类的脚步,踏入了黑夜的密林中。


***


他甚至不需要用耳朵去捕捉那毫无遮掩的慌乱脚步,他能够嗅到人类恐惧的气息在前方的树林里弥漫,而林中很多以此为生的黑暗生物也能嗅到——人类大概真的被吓坏了。


-人们惧怕的不是黑暗,而是恐惧本身。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跟在人类的气息后,在满地落叶上无声地跑了起来。


他是个勇敢的人类。他害怕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内心深处的恐惧而已。


莱戈拉斯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或许,他应该为避免一场正面交手而感到庆幸,或许,他应该留在他那算不上舒适却也被称作家的小岩洞里,盘算着该怎么好好分配余下的存粮,或许,他应该补充补充睡眠,等待白天的到来,再去斩杀一队半兽人。


可是他知道一点:自己不应该抛下这个人类。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深处冲他警告着人类未知的危险,在告诉他不要放手——又或许,是心灵深处?


突然,他敏锐的直觉察觉到什么地方出错了——这个方向,似乎通往……


他的心中仿佛咯噔一下。人类已经跑得太快太远了,而他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脚尖一点,腾空一跃,抓住了树枝上朝他伸来的藤蔓,莱戈拉斯在茂密的树林间荡了起来。


属于精灵的预感给了他拯救人类的机会,而现在,只有属于吸血鬼的本领能给予他拯救他的能力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步步逼近人类,但还不够,还不够快,死亡向人类逼近的速度更快。


不,不……莱戈拉斯的手指紧紧潜嵌入了手中的藤蔓。如果他有什么不测,如果他死在那里……这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害了他。就像从前,他害死那个护卫队队长一样*1。


几百年前的一幕幕在眼前还清晰如昨日。淘气的小王子违背了父王的命令,偷偷溜出了安全却又索然无味的地底宫殿,来到了危机四伏的地面。不谙世事的他,闯入密林深处,陷入了深不见底的死亡沼泽之中。


他还能依稀看见那个红发精灵的身影,那个一直陪伴在父王身边的亲信,那个常常在父王忙碌时陪他玩耍的大哥哥,向他冲了过来,呼喊着他的名字。精灵腕间的藤蔓朝他小小的身躯缠来。他被吓坏了,不住地哭号着,挣扎着,让那救命的藤蔓在泥潭里越陷越深,深到拉动了岸上那个红发的身影……


他得救了。几根颤颤巍巍的藤条编成的襁褓把他平平安安送上了岸,放在了松软的草地上。而那个甩甩红发,冲他露出一个笑容的亲切身影,却永远都回不来了……


不,他不能让同样的过错再犯,同样的悲剧重演。他不能再害一个生命,在那片扼杀一切的沼泽里被永远淹没……


“埃斯特尔,埃斯特尔!”


他呼唤着人类的名字,就像当年护卫队长呼唤着他的名字一样。他只希望,这次,人类不会像当时年幼无知的他一样,继续向着那厄运的尽头奔去。


“埃斯特尔!埃斯特尔!”


眼前出现那片他永远无法忘却的空地。绿莹莹的草地背后,掩藏着致命的沼泽。一旦陷入,没有出路。


人类在飞快地向前跑着,跑向他还未察觉到的危险。莱戈拉斯擎着藤条,无助地伸出一只手……


身旁的树丛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似乎有一双眼,正透过缠绕的枝叶看着自己。*4 莱戈拉斯恍惚片刻,而短暂的走神带来的却是严重的后果。


藤条从指尖蹿出,伸向了人类的身影,却已经太晚了。藤蔓擦肩而过。


“埃斯特尔——!”


人类的身影,陷没在了没有出路的泥潭之中。


***


怎么办?怎么办?莱戈拉斯顺着藤条滑到地面,奔向了绿草地的边缘。看着昏迷不醒的人类在泥潭里缓缓地陷落下去,莱戈拉斯突然觉得前所未有得焦急和恐慌。


只有一个办法了。只有一个办法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救这个刚认识才一天的人类。或许是不想再背负着一个害死无辜的罪名,在这永无天日的黑暗里继续苟且偷生吧。他要救他。是的,他要救他。如果不是自己,说不定这个人类就不会慌不择路地逃进密林深处,也不会陷入这片能要了他性命的沼泽。


而且,他希望他能活下去。


他还有很多事可以做,很多风景可以看,很多梦想可以追求,很多人可以爱……


而他,千百年来日复一日,唯有黑暗相伴。


与其继续苟活于黑暗中苟活,不如帮另一个生命享受光明。


他皱了皱眉,暗暗咬牙,最终伸出了双手。转瞬间,两指般粗细的藤条已经缠遍了人类的全身,末端则一圈一圈地绕在了精灵的手上,就这样,把两个人的生命从此绑在了一起。这是莱戈拉斯所知道的韧性最强的藤蔓了。但愿,但愿,伊露维塔这次会眷顾他,眷顾这个埃兰迪尔的子嗣一点。


大不了,一命换一命应该也是能保证的。但若想要自己也活下去……


他眼前一亮,摊开右手,手掌里立刻出现了一小片悬浮着的墨绿叶片。与此同时,不远处的一小株植物上,蓦然少了一片叶子。


“谢谢你,Echui※2。”他抚摸着叶面轮廓锋利的尖刺,低语道,“希望这个方法能管用吧。”


两根手指捻起光滑而又坚硬的叶片,眯起眼,朝人类的方向飞了过去。


“嗷!”


他知道这清醒剂一般的草药奏效了。剩下的,就只能靠自己的口才了。


他看见人类挣扎着抬起头来,望向自己。他跪了下来,强迫自己直视人类那双火焰般的灰色眼睛,和那双眼里无边的怀疑、畏惧,甚至憎恨。他突然觉得心如刀绞。是的,他值得被他这样看待,这是他自找的。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杀人凶手。哪怕今天他不听他的劝告,哪怕今天他让自己陷死在这片泥潭里,也是他罪有应得。


“埃斯特尔!埃斯特尔,你还好吗?”他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他欣慰地看见人类虽迟疑着,却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不要慌,不要试图挣扎,我马上就救你出来。”


更糟糕的事情总是会来的。他看见人类的视线顺着缠在四肢上的藤蔓,慢慢移向了自己的双手,也看见那双眼里的警惕、惊恐与不信任。一个红眼睛、来历不明、手上还会长出藤蔓缠住他的怪物会来救自己?这话换作是莱戈拉斯自己,听了都不信。


“不要怕,不要怕。你必须相信我。真的。我是在救你。”他急切地辩解,却似乎于事无补。他已经没有任何能让人类相信他的理由了。除了姓名,从最初看似巧合的相遇开始,他就对人类隐瞒了一切。


他感到了埃斯特尔的恐惧与惊慌,还有那满腔的愤懑与不甘。他是个刚强的人类。他就要开始挣扎了,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


“别动!一动只会陷得更深,你会死得更快。”莱戈拉斯只觉得心里一阵慌乱。他得阻止他,他必须阻止他……埃斯特尔毕竟不是当年的自己。他是个成年人类,只怕死命挣扎起来会把两个人都拖入死亡的深渊。


但人类没有听从他的劝解,而是开始用手猛烈地撕扯身上的藤蔓。莱戈拉斯感到手臂一阵疼痛*3,却已顾不上这么多。他只注意到人类在快速地往泥潭深处陷去……


“不!埃斯特尔,不!”


人类在害死自己,同时也在害死岸上的精灵。如果此时抽身,就着人类的行为放手,或许还来得及,或许还能够保全自己……


但不,他不能这么做。他要救他,哪怕是自己替他去死。他必须救他……


他嚷了起来:“埃斯特尔,听我说!看着我的眼睛!”


他忍着痛伸出一根藤蔓,死死按住了埃斯特尔已经抽出身来的手,另一根,则绕到人类的脑后,把他的头使劲掰起,努力让人类那双灼烧着的灰眸看着自己的眼睛。他曾听说,对视能够增进人类之间的信任。他希望如此。


“要相信我,埃斯特尔。求你了。相信我。”


他的语气不是命令,更像是哀求。他似乎已经有几千年没有求过别人了,甚至是自己的父亲。然而现在,没有其它方法救他了。他需要他的信任,而这正是他最欠缺的东西。他不希望今晚两个人都死在这里,更不希望人类在死前的最后一刻还带着怨恨的眼神瞪着自己。


求你了。不要让我背负着自己的自责和你的怨恨死去。这不是我想要的死法。


求你了。你还有那么多事情可以做。你还可以走出这片昏暗的森林,走出这个噩梦。你还可以去享受我无法享受的阳光,美好,与爱。


求你了。相信我吧……


“埃斯特尔,相信我……”


他惊讶地发现人类看着自己,忽然慢慢停止了挣扎,平静下来,缓缓闭上了眼——人类相信了他。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还存着一丝信念。(Thank you. Thank you, for having a little faith in me.)


眼角似乎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顺着脸颊慢慢滚落。是那三千年不曾解冻的心,融化成的一滴晶莹的泪。


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感受着这信任重新带给他的力量。他酝酿着体内的气息,把这来自心灵的气力源源不断地输入手中的藤蔓里。人类相信他,他也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有能力够救出埃斯特尔,也相信自己有能力逃过红发精灵曾经的命运。


没有了抵抗,藤蔓在慢慢攀附,缠绕,抽紧。他控制着自己的力度,以防伤到人类,同时尽可能地紧紧抓着他的身躯。他感到紧张的汗水沁满了前额。成败,在此一举了。


他轻喝一声,倾尽全身所有力量集中在绿色的触手里,攥紧那个人类,猛地往上一拔。他感到沼泽中来自死神的力量在于他作着抗争,想阻止他带走自己好不容易的手的猎物,更想让他为这胆大妄为的行为付出代价……但他没有松手。他必须牢牢抓紧他,他必须把他带出这片深渊。


“哈!”


那一刻,他知道他胜利了。泥潭中的人类被连根拔起。他控制着藤条,放松了些人类的身体,轻轻地,慢慢地,把游侠轻柔地放在了松软的草地上,就像当年,红发精灵对他做的一样。只不过这次,不再会有人死去,不再会有人被这片背负着罪恶之名的沼泽永远夺去生命。他胜利了。他救了他们俩的命。


在人类落地的一刹那,他骤然把所有藤蔓往回一收,心中悬着的一口气终于被吐出胸口。他感觉自己的能量好像已经被榨干耗尽,浑身软绵绵的,几乎要瘫倒在这舒适的草地上。


但他不能。还有人比他更需要休息,需要照顾。


他集齐体内最后的一丝力气,朝不远处的人类奔去。


林间一丛灌木晃了晃*4,但他没有停下去看。


人类无力地躺在地上,半昏不醒,眼睛半睁着,除了微弱的呼吸外几乎看不出一点生气。但至少,他还活着。


莱戈拉斯冲过去,跪倒在他身边,轻轻抱起他的身子,借着月光,四处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月色中,他看着人类安然无恙,甚至勾起一丝笑意的脸,自己的嘴角,不禁也不自觉地弯了起来。才一天过去,这张脸却变得如此熟悉,这张他差一点就再也不会看见的脸,这张曾无条件地信赖他、把生命交给他的脸。


“你没事吧,埃斯特尔?”他努力平复住心中的激动与庆幸,问他。他想要再一次地,听见人类低沉的声音,信任的声音。


“叫我阿拉贡。”


莱戈拉斯猛然一愣。人皇的子嗣冲他虚弱地笑了笑,毫无顾虑地闭上了眼。


阿拉贡。


多么美妙的名字啊,一个注定承担重任,成为王者的名字。而如今,怀里的这个人类,就这样简简单单地,毫无顾忌地,把这个名字亲口告诉了自己。


***TBC***


*注释 ※引述


部分文中标注但为解释的注释基本都是不能剧透的伏笔


*1:救了年幼小莱的红发队长就是Tauriel的父亲,去世的时候Tauriel大概刚出生不久,之后瑟王就收了Tauriel为义女。


※2 Echui:是辛达语中Awakening的意思,私设草药,叶片边缘带锯齿,具有清醒剂和镇定剂的作用。


*3:小莱变出来的藤蔓是和他自己的血肉相连的。真的是很久以前一开始就构思好的,结果看了大鱼海棠惊讶地发现,好像貌似撞梗了……

评论(2)
热度(9)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