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Fanfic存档
白花叶绿 幽兰春芳
吾心安处 中土为乡
官配/AL/密林父子亲情向
近期沉迷黑魔法组拉郎

【AL】血叶(12)

〈十二〉


手敲在山毛榉木板上清脆的声音,房内没有回应。黑袍人在门前犹豫片刻,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房间中央背对着门,立着一个高高的身影,背手迎着明亮月光伫立沉吟。金色长发披散肩头,散发出柔和光泽,在逆光中呈现出比原来略暗的褐色。


黑袍人在身影身后站定,带着黑皮手套的手将宽大的兜帽翻下,甩甩一头火红的长发*1。“大人。(My Lord.)”


房中人听见呼唤,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双刹蓝色的眼,凌厉而冷静,在莹莹月光下,却微微闪着星星点点的泪光。他深吸一口气,仿佛在平复心情,将泪水逼了眼眶,开口,仍如往日般沉着,却没有回头:


“什么事——陶瑞尔?”


“大人,他来了。”


金发身影终于转过头来,方才湿润的眼中已看不见半点泪光。冰蓝双眸上,两道乌黑浓眉,同那浑厚嗓音一样,显露出镇定与威严的王者气息。


“果然。何处?”


“十字路口,正朝走廊前进——不出陛下所料,是通过正厅进来的,也捡起了信物。”陶瑞尔顿了顿,又小心翼翼地问,“要带他去见殿下吗?”


“不,不是现在。信物自会为他指引方向。在此之后,先带他来见我。”


“是。”


陶瑞尔转身准备离开,却又想起了什么,回身又道:“对了,他还在墙上留下了一些标志,大概是以防迷路。”


“什么标志?”


“树,一棵树。”


“哦?”瑟兰迪尔扬起一道眉毛,似乎终于被吸引了兴趣。


“您说,要不要——”


“不用。”没等护卫队队长说完,密林之王就打断了她,“宫殿里的植物自然会帮忙修复我们的墙壁的。问题是,树,究竟是刚铎的白树——还是刚多林的银树?*2”


***


莱戈拉斯瞪着地上那颗画就的树,陷入了沉思。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什么记忆深处早已被时光湮没的东西。一闪而过的图像,一颗模糊不清的树,白色的,盛放着银色的花朵,闪耀着圣洁的光辉※1。圣洁的光辉……他皱起眉,想抓住那丝记忆,却再也想不起更多,只能徒劳无功地让它从指缝间溜走。


“怎么了?画得没这林子里的好看?”一旁的游侠问他。


莱戈拉斯沉吟半晌,还在努力唤醒转瞬即逝的回忆。“……倒也不是,只是……这树让我想起了什么。”


“你说的是维林诺的泰尔佩瑞安吧?”人类不知为何,好像挺得意洋洋的,开始口若悬河,唠叨起一些莱戈拉斯听不懂的东西,“劳瑞林和泰尔佩瑞安——雅凡娜所造的万物,以双圣树最负盛名。远古的一切传说,皆是围绕着它们的命运织就。我还以为精灵的历史学得至少会比我好些。”


他从未有机会接触历史课,更别提关于大海那边的历史。在这片黑暗里,任何对光明的提及都是被严令禁止的。他只知道第二纪元,黑魔王落败,却给这片森林,给他的家园,留下了永远无法祛除的诅咒。


维林诺……他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只是听说过而已。一次,两次,从族人向往的口中。他猜想那里大概是个很美的地方,有这样一个美丽的名字。或许那里从来没有黑暗,被神所庇佑,免受邪恶的侵袭,因此族人才会提到这个名字时,脸上充满了艳羡与惋惜——因为他们,他们黑暗之子,是永远无法面对光芒的,更别提前往那样一个光明的天堂了。


他记得他曾问过父亲,维林诺是个什么地方,然而父亲总说:“还是不知道的好,别怀有虚无的希望※2。”


对于自己的无知,他只能低头掩盖:“……呃,我们……我以前没什么机会受到良好的教育。”


“那我以后给你讲讲?第一纪元的历史是有点繁琐,不过按我养父的话说,‘了解历史才能有前车之鉴。’”他能听出阿拉贡语气中的同情与安慰,他也真心感动。“而且多瑞亚斯和贡多林,都是曾经辉煌一时的精灵国度……”


莱戈拉斯突然一怔。阿拉贡语言中的什么东西猛然刺痛了他的神经,让那刚刚消散淡薄的记忆又重新涌回他的大脑。他紧紧闭上眼,又看见那颗银树,看见它闪耀的银色光芒——只不过,这一次,一股黑暗从视野之外侵袭而来,骤然间吞噬了一切——吞噬了圣洁的光辉,吞噬了绿叶,也吞噬了希望……


莱戈拉斯感到后背一凉,猛地睁开了眼。


“你还好吧?”映入眼帘的是阿拉贡关切的脸。


“我……我没事。”莱戈拉斯摇了摇头,想甩掉那可怕的景象。他不知道这画面从何而来,但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用经历。这片森林已经足够黑暗,他不愿自己的大脑也被邪恶侵袭。“你继续。”他心不在焉地说。


他感受到阿拉贡担忧的目光,却坚持不去看他的眼睛。人类最终拗不过他的倔强,微微叹了口气,只得捡起手边的树杈,在地上的树周添了七颗星和一顶王冠,继续向莱戈拉斯讲着他的故事。


“但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对于父亲和原来的家,我只有模糊不清的零星记忆。我还很小的时候,只有七八岁,我的父亲遭到叛徒出卖被杀,母亲便将我带到林谷寻求庇护。是埃隆领主收养了我,给我取名埃斯特尔,让我同他的儿子们一起长大——埃莱丹和埃洛赫,那两个家伙,老是捉弄我,不过也是他们,教会了我骑术和剑法,带我去各地游历。”


埃隆领主。没错,这就是埃隆叔叔领养的那个孩子——伊希铎的后裔,埃兰迪尔的子孙,努曼诺尔的国王。难怪埃隆叔叔会给他起名埃斯特尔,因为他的确是全人类,乃至整个中土世界的希望。


“本来我以为自己的生活就会一直这样平静美满,直到半年前,在我20岁生日时,养父告诉了我我是谁,并让我独自出门历练,寻找我曾经的族人——北方的游侠。”


“我听说过他们。”莱戈拉斯想了起来。偶尔途径密林的鸟儿曾经向王子吐露过北方那群神秘人类的丰功伟绩,他们的事迹总让莱戈拉斯钦佩不已。如果,只是如果,有一天他能离开这片森林,他希望去北方看看,与他们一同游历,为民除恶,保护弱小,被人们传唱称颂。“努曼诺尔的后裔,常年除恶为民,保卫西北方的地域。他们是值得尊敬的种族。”


“多谢夸奖。”游侠之首笑了笑。他笑得是那么自豪,那么欣慰,那么阳光,那么——令人着迷。“半年来,我都一直我与他们共同战斗。直到一个月前,我途径伊姆拉崔,打算前往南方的刚铎和洛汗,去见见人类的城池,但养父让我前来这里,完成一个重要的绝密任务。”


可是——不,他不想知道。他真的不想知道。过几天,等阿拉贡伤一好,他们就分道扬镳。他不想再多带着他的秘密离开。他们只是匆匆过客,萍水相逢,最好不要相知。


他急急道:“既然是埃隆领主的机密,你真的不必……”


“不,我有必要告诉你。”阿拉贡打断了他,“莱戈拉斯,听着,你救了我——两次,而我甚至都不肯对你真诚相待?这不是我们杜内丹人的作风。从此以后,我对你,没有秘密。”


哦不,莱戈拉斯悲伤地想,可我对你,只有秘密。


不,阿拉贡不应该这么相信他。他对他坦诚相待,开诚布公,可他,他只有数不尽的秘密和谎言,来回报人类的满腔真挚与热忱。他感觉自己好像佩戴着一张厚重的面具,而这面具已渐渐与他的脸庞融为一体,分不清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伪。他对阿拉贡,对任何人,从来都只有秘密。


他看着他,心中充满了愧疚与歉意。他张了张嘴,却又只能闭上——他还能说什么呢?告诉他自己说的尽是谎言吗?告诉他他救他只是为了取他的血吗?告诉他自己不是精灵,而是一个……是一个吸血鬼吗?


他最后垂下了眼睛,他也只能垂下眼睛。他愧于面对阿拉贡,愧于直视人类真诚的双眼。


除了谎言,他什么都不能告诉他。他只能说一句:“谢……谢谢你。”


“你不用谢我。你永远不用谢我。”阿拉贡的声音一改往日的镇静威严,变得温暖而柔和。他能感受到那双灰眼眸注视着自己,如同火焰,几乎要将他的面具——同时也将他——灼出洞来。他感觉耳朵尖烫得发烧,终于再也忍不住,只得抬起头,再度戴上羞愧的虚伪,迎上他的目光——那最最真挚诚恳的目光。他的一字一句,都是誓言,但对莱戈拉斯来说,却是藤蔓上最锋利的倒刺,将他的心扎出血来,一滴一滴,落在无人看见的角落。


“是我要谢你。正因如此,我要告诉你,我此行的真正目的——我此次冒险进入危机四伏的幽暗密林,其实是来偷取一枚戒指的……”


“戒指?”这个词比先前更加触痛莱戈拉斯的神经,但这次,他却很清楚它的含义——它是恐惧,是黑暗,是邪恶,是万恶之源。他颤抖了一下,接着倏忽间,周围的一切黯淡无光,比他知根知底的黑夜还要阴暗;林间的空气寒冷刺骨,比他习以为常的寒风还要凌冽。他失去了知觉,仿佛他的身体再也不被他所掌控。一个冰冷的声音开口了,让他的思想不由自主的颤栗。可更令他惊恐的是,他发现,那声音出自自己。


“Ash nazg durbatulûk, ash nazg gimbatul; Ash nazg thrakatulûk, agh burzum-ishi krimpatul.”


接下来的一切,他毫无头绪。他眼前一片混黑,灵敏的听觉也抛他而去。半晌,他才猝地回过神来,双腿发软,大脑混乱,浑身还在因那从未体会过的寒冷,和那寒冷背后无尽的虚无和恐惧而颤抖。


他用余光瞥见阿拉贡瞪着自己,眼光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伊露维塔准是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这种情形从未发生过。吸血鬼也隶属黑暗生物的一种,因此他们自被诅咒那天起,就无师自通,具有理解黑暗语的能力,却鲜将这被诅咒的语言说出口。可他却从未听闻作为一个吸血鬼,还有随时被邪恶附身的危险*3。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个?”阿拉贡结结巴巴地问他。他一定是被他吓到了。现在,他还会那样坚信不渝地信任他吗?


“我……”他低下头去,又开始不敢直视阿拉贡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一言难尽……我会解释的,阿拉贡,我会解释的。”


他这样说着,却深知自己唯有再编织一个谎言为自己辩护,方能打消人类的疑虑。


“但你又为何要来偷取那诅咒之戒?”他转移话题。


“我说要偷一枚戒指,又没说要偷那枚戒指。那枚戒指太过强大,不是凡人所能驾驭的。我的祖先曾被它蛊惑,人类九王曾因它堕落,我……我不希望自己也重蹈覆辙。”


莱戈拉斯松了一口气。那枚该死的戒指,还是永远不要被找到才好。


阿拉贡的语气中仿佛有犹疑与忧虑——那是一种对自我的怀疑,莱戈拉斯体会得到,因为他也深深为之所困。


“我要找索恩之戒。”


***TBC***


*1 甩红发:呼应〈八〉中对桃子爹的回忆。


*2 刚多林:Gondolin,第一纪元精灵王国,本文中一般取贡多林的译名【因为觉得好听……】,但此处为和刚铎对应,取刚多林


※1 贝希尔:Belthil,意为divine radiance 神圣的光辉,刚多林城中Turgon仿造维林诺银树Teleperion打造的雕塑。


※2 别怀有虚无的希望:‘Do not give him hope where there is none.’ 引自《五军之战》中大王对桃子说的话。


〈目录〉

【查看全文请点“血叶”tag】

(1) (2) (3) (4) (5) (6) (7) (8) (9) 番外 (10) (11)


评论(2)
热度(15)

© 一叶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